苏沐橙

去爱一杯温柔的热水吧

何大仙:

 
 安静、勇敢、善良、稳妥。


  乔一帆像一杯温柔的热水。
  


01.暴雨天的公交车和护在怀里的书


  书店旁的公交车站,有被夏季暴怒的雨水淋湿得狼狈的少年上了公交车。


  他黑色的发梢湿哒哒地在向下滴水,白色的T恤几乎湿透。隐隐约约地勾勒出纤细漂亮的蝴蝶骨的轮廓,有少年的性感。


  却小心翼翼地护着怀里的书——这个细节让我觉得亲切和舒服。尤其是那些书中的几本我也读过。


 


  他并不是第一眼看上去就会令人觉得帅气的男孩子,只是侧颜的线条相当柔和,眼睛不大但清亮,漆黑的颜色尤其深;眉眼纤长。


  就像是早春刚刚苏醒的,睡意朦胧的山丘,酝酿着浅淡的初春颜色。苍翠坚硬,又温柔。


 


  我开口和他打了招呼,他冲我笑,有一点点地害羞。落座在我的旁边对我说:“你好,我叫乔一帆。”


  声音不大,但柔和。是带一点点清亮的少年音。


  凉风灌进窗口,从雨水中的难得安静的城市而来。有泥土的气息。


 


  “这个时节的天很不讲理啊,雨说下就下的。”我说。


  “嗯,是啊。”乔一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黑色头发仍然因为雨水纠结在一起,看起来深有感触,“不过很漂亮。”


  很漂亮。这个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折腾得狼狈的少年非但没有满腹牢骚,反倒诚恳地这样形容道。


  真是温柔的人。


 


02.红黑蓝三色的笔记


  每学年按照成绩重新分班是优胜劣汰的残酷规定。我在食物链的下层,夹缝中求生存。


  却在初见后的九月,暴躁的秋老虎里,遇见了我的新同桌。


  乔一帆。


 


  乔一帆同学有一本《五年中考三年模拟》,语文的,厚厚的一本。在刚开学的那几周常常摊开在课桌上。


  大约是从暑假开始做的,上面已经写了很多笔记。


  “可以借给我看看吗?”我无厘头地这样冒出一句,其实就是喜欢漂亮的笔记想要观瞻。


  “啊?”乔一帆有些疑惑,但没有询问更多,“当然。”


 


  重点的部分用蓝色的笔勾画,约是准备了直尺,所以线条非常直;有的部分用的是波浪线。我私自猜想:波浪线的部分大约是因为男孩子的迷糊,忘记直尺放在哪里了。


  笔记是用黑色的中性笔写的,字不大。没有格子约束但非常整齐地排列着,偶尔用红色的笔圈画了关键字。


  整本书唯一用荧光笔圈画的地方是“桀骜不驯”,旁边用红色的笔批注“‘骜’是第四声!已经记错四次了”。


  紧接着觉得强调的意味还不够似的,转行,写了整整一排的“!!!!”。从感叹号下面一点的力道上来看,笔记的主人当时铁定气得不轻。


  我默默脑补着乔一帆气鼓鼓地写笔记的模样。


  我偏过头去看乔一帆,他正在借助直尺勾画另一本教辅上的文字,眼神超级认真——完全没有发现我正在看他。


  哦,明明是一个这么安静又细心的小少年,笔记居然记得这么可爱。


  联想到他上次对于暴雨天的评价,果然是很热爱生活的人啊。


  真是的……怪阿姨的心都要被融化啦!


 


03.乔一帆同学的字


  我和乔一帆的字都很漂亮,语文老师说。


  她还说,一开始看到我们俩的字的时候,以为我的字是男孩子写的,他的字是女孩子写的。


  “为什么?!”自认为颇具少女情怀却被以为是男孩子的我不服。


  “你的字笔锋太突出了,而且有点乱。乔一帆的字就比较干净,笔锋很温和内敛,但是看得出很深的功底,比你更大气。”语文老师说完顿了顿,“从大气这一点来说,倒是符合男孩子。”


  人们说,字如其人。


 


  在那时候我就隐隐有预感。


  直到多年后,被忽视的小透明乔一帆同学不动声色却孤注一掷地转型,隐忍、安静地磨练自己,最后成为了优秀的鬼剑士。


 


  “叶修知道这个决定有多难,这甚至可以说是赌上自己职业生涯的一次决断。而做出这个决断的,不过是一个少年。”


  这是他的勇敢。


 


04.早秋的白衬衫和深冬的红大衣


  秋老虎总算是肯大发慈悲地饶恕这座早已怨声载道的城市了。
  于是秋天的凉意便紧随夏日的炽烈,毫无过渡地,令人措手不及。
  ——以上感悟来自某半夜被冻醒在宿舍狭窄床板上的少女。
 


  早读的时候看到乔一帆从前几天的短袖换成了一件长袖白衬衫,走进教室。


  他偏瘦,皮肤也稍微白一些,穿白衬衫非常好看。好看得让我想无视早读课的纪律立刻和他说话,于是没话找话一般地开口:


  “颜色这么浅的衣服,不怕弄脏啊?”


  “脏了就洗嘛。”他说。同时把书包挂在课桌旁,在里面翻找着课本。我注意到他衬衫的领口、袖口都非常整齐。


  “啧,”我挑挑眉,“只有不住校有妈妈洗衣服的无忧无虑的小小少年才会说这么可爱的话。”


  乔一帆笑着说,我是自己洗;然后开始大朗读英语课文。


  他的英文发音实在是好听,英文这个语种的音韵美悉数滚动在他的舌尖。我想着,有机会一定要让他念一首英文诗歌。


  后来我总是想起这段对话。衣服脏了,就洗。


  怕什么呢。


 


  又是几场秋雨过去,日子也无声蜿蜒过去,于是日历上写着:立冬。


  冬天。


 


  那一年的十二月底非常冷,厚重的外套与毛茸茸的围巾在见缝插针的湿冷空气面前,显得势单力薄。


  平安夜的前一天晚上我去超市买苹果,在红彤彤的苹果货架边抬头,看见了穿着红色呢子大衣的乔一帆。


  红色的大衣让男孩子来穿其实挺骚气的,也不是他的风格。但是衬托得他很精神,脸色红润。非常好看。


  “来买苹果?”我问。


  乔一帆提起手边装着已经选好的苹果的袋子向我示意,于是,我也提起了我的苹果袋子让他看到。水分充盈的健康的红苹果撑着透明的塑料袋,看起来很有重量感。


  在这个临近平安夜,处处悬挂彩灯和金色铃铛,超市里满是暖洋洋的红色装饰的夜里,所有人都在为心爱的人准备苹果,附上满心关于平安喜乐的祝愿。


  每一个人都祝福着别人,也被祝愿着。


  我和乔一帆于是在这样的节日气氛里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今天你穿得挺喜庆啊。”买好苹果之后和乔一帆同路回家时,我打趣道。


  “啊……降温了,爸爸让我穿上的。”他不太好意思地说,同时摸了摸头。


  “真好。”我说,“我爸就从来不和我说这些。”


  “你爸爸只是不说,但一定还是很关心你的。”乔一帆说,是很标准的安慰的台词,我听过无数次。于是心底生出的柔软也被我刻意忽略了去。


  我不想解释,耸耸肩:“可能是吧。”


  “要我帮你拿一些苹果吗?”大约是觉察到我不冷不热的反常语气,乔一帆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你好像提着很费劲。”


  确实很费劲,超市的塑料袋勒在手指上,生疼,血液也凝固了。被砭骨的冷风一刮,感觉相当不妙。


  “可你也拿不了更多了。”我挑挑眉,他两只手都提了大袋的苹果,比我的负重要多很多,想必不会轻松。


  “我是男生。”乔一帆笑了笑,“力气还是不小的。”


 于是从我的手中接过了一个袋子,若无其事地和我继续一边聊着天一边回家。可我能感受到他有些颤抖的小臂。


 


  我走路不太专心,总是左顾右盼又东张西望,漫无目的地到处打量。


  于是我发现这座城市的圣诞气氛已经很浓郁了。


  商店的橱窗上贴着大朵的白色雪花和胡子花白的圣诞老人的头像,被商店里暖莹莹的灯光衬着,流露出动人的俗世温情。使人温暖。


  一些商店门口有并不高大但挂满礼品的圣诞树,和一身大红色憨态可掬的圣诞老人——和乔一帆的打扮如出一辙。


  我偏过头去看他,他的睫毛细长弯弯,透过他的睫毛看得见人间浓郁香甜的烟火气息,星星点点、光影交错。是霓虹招牌、路灯和星光。


  我仿佛在他的睫毛上看到了停驻着的、细密的少女最缱绻的目光,来源于我。


  那是我一生中仅有的十五岁时光。


  那一年平安夜的苹果非常清甜,脆生生的。且特别红。


 


05.夏至之前的热水


  我不知道其他学校的同学是不是会在热气蒸人的夏天里,因为天干心燥等原因无心学习。反正在我们学校的我们班……个个都披着长袖外套被空调吹得起鸡皮疙瘩。


  窗外白光肆虐,所有人的脸蛋都是红扑扑的,被强烈的日光照射得无处遁形故而紧锁着眉头;教室内却是与之毫无关联的两个世界,冷气充足。


  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那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空调抵着吹。


  于是,某一天早晨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到学校去的我,惊悚地发现自己忘记带外套了,然后抬头看看毫不自知地吐着冷气的空调,生无可恋、视死如归、万念俱灰。


  数学老师穿着长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以指点江山挥手翻云覆雨的王者气势,不断地运用各种夸张的肢体语言,生动形象地为我们讲解几何题目。看上去颇为喜感。


  我在心里凉飕飕地想:她是因为教室太冷了所以要有这么多的动作吗?!


  所以当乔一帆默默地把我放在课桌上的水杯拿到教室最后排接了满满一杯的热水,然后动作小心翼翼、生怕水洒出来地放在我的面前时,我才会觉得,啊,仿佛有天使在耳边齐唱,他沐浴着圣洁的光。


 


  “哦不,一帆你太可怕了,竟然看穿了我百转千折的内心戏!”我一边用嘴唇试着水温一边说。


  一帆茫然地从他那本挤满了密密麻麻的笔记的《天利38套》中抬起头:“什么?”


  我喝了一大口热水,感觉到滚烫的暖意从喉头一直蔓延到胃里,一边温暖着一边别扭道:“竟然被你看穿了我最近对教室饮水机里的水情有独钟。”


  乔一帆笑了,不是常见到的那种很羞涩的笑容,只是非常温柔。


 


  在临近中考前夕的日子里,身边的同学总是没命地做题。自习连着自习,教室安静得让人分不清上课和下课。鲜少有人交谈,人们自顾自地用尽全部力气去走向自己的未来。


  精疲力竭,毫无多余的力气关心别人。当然,也完全没有义务。


  而乔一帆,他总是非常的细心和体贴,照顾其他人情绪。


  单纯的温柔总是容易令人落泪。


 


  他的身后的窗户里有古老的树木,是独属于夏季的浓郁绿色,阳光潋滟地跃动在树梢之上,随风翻滚起金色的巨浪,分明是炎热的模样。


  可我的手里端着一杯不该属于这个季节的滚烫的水,温暖了我的胃。


  这样落差巨大的场景,平白地使我的心里生出了密密麻麻的酥痒情绪。


  他就像这杯温柔的热水。


 


 


06.与乔一帆的交谈


  很多人愿意和乔一帆成为朋友,与他交谈。


  并不是因为他善于谈话,相反地,他的话并不多。


  原因无他:他和人对话的时候会注视着你,神情专注。不管是否出于礼貌,这令人舒服。


  以上内容,是我在高一再次与乔一帆同班,看到第七个想要邀请乔一帆一同用餐的同学被拒绝后离开时,所想到的。


 


 


07.少年漫里的夏天和乔一帆的梦想


  时间慢慢地把我和乔一帆变成好朋友。我们常常在一起看少年漫。


  少年漫里永远都有一个经典的画面:漫天的夕阳,金色的;斜射的阳光,把主角们的头发染成金黄;水管里喷出的自来水,闪闪发亮。


  这是少年漫里的夏天,也是我和乔一帆的夏天。是每一个少年时代的夏天。


 


  日复一日,我和乔一帆并肩穿行校园在古老树木旁逸斜出的枝桠下,看着剪碎的阳光、树干上绿油油的苔以及榕树垂下来的褐色气根,鼻腔里有浓郁的、草木暴晒后的香气。


  乔一帆的短头发时不时地被零碎的阳光沾染上摇摇晃晃的金色,非常耀眼。


 


  他的面颊上始终是柔和的神色,安静地穿过四季。


  仿佛是黄昏时树木的褐色枝桠被熔金的夕阳染成了泥土的颜色,带有不动声色的生命的质地。


  他的生活是平和的,像明净安宁的湖泊。


  在许多千篇一律的日子里,看很多相似的风景,却从不抱怨生活无趣。


  所以他作出离开学校去微草青训营的决定的时候,我才会那样惊讶——这么热血的举动不符合乔一帆的人设啊!


 


  不过他笑说:“这是我的梦想。”的时候,我也就释然了。


  乔一帆那样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怎么会没有梦想嘛。


 


  送乔一帆上火车的那一天,我看到乔一帆脸上的笑容是希冀的,瞳仁是发亮的。


  他在车窗里,对着我挥手,笑得非常开心。


 


  我突然想起经典少年漫《网球王子》里的台词。


  越前龙雅说:“小不点,我要去寻找我的大梦想了。”也是笑得非常耀眼。


  有梦想的人都有那种漂亮的笑容。


 


 


08.成熟的乔一帆和一个不温柔的人


  很多很多年之后的夏天,乔一帆开着车带我去看西湖。


  他还是和少年时一样,偏瘦,眼睛里有浓郁的黑色。只是更加挺拔、沉稳和自信。


 


  毫无疑问,他的职业生涯是非常坎坷的。


  进入冠军队、坐冷板凳、被放弃,无路可走加入网吧队兴欣,为了重回联盟的资格参加挑战赛,挑战赛里还有名门战队嘉世。嗯,真是非常的惨。


  然后就拿了冠军(笑)。


 


  他这些年来的经历,我看在眼里。


 


  乔一帆是一杯温柔的热水。酷暑的夏季里能够最快地被干渴的身体吸收,严寒的冬日能够令人舒展了蜷缩的身体,使脾胃温和。


  更多的时候,它只是被随手盛放于不起眼的玻璃器皿,不声不响地立在那里,大多数时候无人问津。


  但它柔软着,却不溃散;坚持着,而又温顺妥帖地切合着容器的形状。


  孔子说:上善若水。


 


  我和乔一帆在孤山看西湖,就着湖面上吹来的水的味道,闲聊。


  我说,我这个人,平庸无奇,没有被什么人刻意地善待过,所以也不能做到像你一样温柔。


  乔一帆:“嗯,我能感觉到……你的心里在抵触一些温柔的东西。”


  “我没有!”我瞪着他反驳,我这么有少女心。


  “你没有意识到,说明这样的抵触已经成为了习惯,成为了你的一部分。”乔一帆的声音依旧温和,但看问题一针见血。


  是吧,能够观察队友配合团队的阵鬼,这点洞察力还是有的。


  我心里惊了一下,问他,我该怎么办。


  他问:“你想改变吗?”


  “是。”


  “你想改变,就说明你觉得这样不好。”乔一帆低下头看着我,语气耐心平稳,“不好的东西总会自己消失的,你只要安心等待就好了。”


  “等待只会让我觉得更加不安。你知道,我不喜欢这种没有定数的说法。”


  “那好吧。”乔一帆无奈地笑了笑。


  “啊?”我没反应过来,不是因为他没来由的“那好吧”,而是因为他那种看小孩子一般的无奈的笑——我已经习惯了当年害羞安静的小少年。


  可架不住他比我提前步入社会,认识和经历世界。所以他的确有资格用这种表情面对我。我想着。


  乔一帆突然轻轻地拥住了我,使我的头贴近他的胸膛:“让我照顾你吧。”  


  “让我对你好,然后你也能变得温柔了。”


  他说,哪怕不温柔,任性、吵闹,什么样都好,能够开心就很好。


 


09.


  去爱一杯温柔的热水吧。


 


End.


 


 


我就是,好喜欢小天使。


这种类似梗题又并不那么梗题的写法……好奇葩

评论

热度(83)

  1. 苏沐橙何大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