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叶修生贺·我回来了】

守护天使也不要:

咳咳,新人第一篇文,然后写着写着就收不住了。。。整篇生贺连标点的话快1w了都......

量是多了,质怎么样我也就不知道了。。。求大家轻喷。

文也是提前发的,咳咳,太困了撑不住了。

—————————————————————————————————————分———割———线———————————————————————————————————————————————————

叶修,31岁,男。

已至而立之年,即使不靠谱如叶修,也总算是有了稳定的工作。虽然一部分原因是家里强迫的,另一部分则是这里刚好缺一个管事的人,而叶修,论资历,论能力,甚至是家世,都是最合适的,于是这等“好事”也就轮到叶修了。

中国国家竞技总局荣耀分局,该部门全权负责各类中国国家级荣耀竞赛的各类事项,甚至与“电竞分局”不同,荣耀独分一家,可见荣耀的火爆,而叶修,便是荣耀分局正局长,正规的国家级干部。依照叶修的性格,平时总是要依仗着这强大的身份欺负欺负他的这些昔日对手的,毕竟是国家级干部,这身份大的可不是职业选手这样的一般人对付得了的,哪怕是大神,你再大神也是升斗小民啊。尤其是黄少天和张佳乐,一直气的牙痒痒。

叶修15岁出家离家出走,在外漂泊15年,可以说是半生浮沉。而在这15年里,叶修极少回家,而回家也基本不会打招呼,就连“我回来了”这样的话都没有,叶修坐在办公桌前,突然感慨起来。

但是叶修清楚的记得,自己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什么心情。

凌晨2点,h市医院。

“我们已经尽力了。”

苏沐橙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就已经泪流不止,那是即使是叶修也不过18岁出头,用叶修的话来说,“哥是风一样的少年”,但毕竟涉世未深,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静静的摸着苏沐橙的头,轻轻地拍着苏沐橙的背。虽然苏沐橙的眼泪不住的流,但也没有吵闹,从小哥哥就告诉她,女孩子要安静,将来才会嫁的出去,虽然当时苏沐橙年幼无知,回答的是“我将来和哥哥在一起就好了”,但她自此之后一直很安静。

主刀的医生也很想走上前去说些什么安慰人的话,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敢走上前去,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少年和小姑娘相拥而泣。

良久,苏沐橙靠在叶修的胸前,睡着了,叶修还在轻轻的拍着苏沐橙的背,像是在哄着她睡着一样,虽然这只是混乱的叶修的本能反应。等叶修回过神来,苏沐橙早就睡熟了。看苏沐橙睡的安稳,叶修将她抱起,站了起来,向着杵在一旁的医生微微的鞠了一躬,虽然还抱着一个人,不怎么方便。

“谢谢您的尽力,这……并不怪您。”即便是叶修,此时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了,“手术的费用我明天会来补上,请您不必担心,先告辞了。”

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医生的眼泪也终于止不住了。

一步,一步,叶修抱着苏沐橙走着。因为不是冬天,天上不会应景的下起白白的雪,而昨天叶修看的天气预报也是晴天,也不会下雨。凌晨两点的h市大马路上冷清的要命,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仿佛是知道叶修的心情一样,全世界都在配合着叶修,安安静静的。夜晚,叶修抱着苏沐橙,身影在路灯下拉长。

呵,这算什么。

苏沐秋沐橙兄妹住下的小房子旁边住着一个老人家。这老人慈眉善目,虽然自己也是吃低保的,但平时有时候苏沐秋生意不好,手里头紧,也会借点钱帮衬帮衬这兄妹俩,而邻里也都认识这老人。有时候大家不忙的时候,也来老人家里帮着烧个菜什么的。

这老人家心肠是真的好。虽然这老人无儿无女,却捡了个小孩养着,理由是实在不忍心丢下不管,看的当时袖手旁观的诸位心里头都难受,虽然大家都想劝这老人家,但是他们自己也不想趟这滩水,也就都没吱声。好在小孩不是有什么毛病,老人也就这么养着,小孩打小听话,不乱要东西,也好养活,没花什么钱。但因为没户籍,所以这小孩既没名字,也不上学。小孩五岁那年,荣耀问世,机缘巧合之下在路上随随便便就捡到了读卡器和账号卡,估计也是哪个倒霉蛋不小心落下的,这运气看的排了好长的队买的账号卡的苏沐秋和叶修好一阵羡慕。

由于苏沐秋和叶修去了网吧,于是这小孩借着苏沐秋家里那台配置好点的电脑玩玩荣耀。由于上线时间很长,平时叶修和苏沐秋也指点指点他,这小孩技术在玩家堆里算是很不错,等级也是第一区的金字塔尖,大多数时候帮苏沐秋在荣耀里打打工,算是补贴家用,现在已经七岁了。

当然,这小孩现在还睡着呢,每晚睡的都很香,只是老人的觉少,今天正好睡的不好,于是半夜里起来喝口水。但回去躺着也还是睡不着,便走到外头来看星星。没想到刚一出门,星星没看到,月亮也没看到,倒是看到邻居家里新来的小伙子抱着那小姑娘走回来。

老人好奇,迎上前去,问怎么了,叶修抱着苏沐橙,低着头,愣是半天才艰难的挤出一句“沐秋死了”,闻言,就算是如此和善的老人也潸然落泪,骂了一句“妈的”。这老人觉着叶修应该需要自己一个人待会,便没去再多说话,只是回家去翻了翻存折,数了数身上的钱,盘算好了,点出一千块钱来。

终于到家了。站在这扇破旧的门前,叶修不由得产生这样的想法,虽然这并不是家。

家?在叶修的童年里,家是冰冷严苛的。父亲的高要求,母亲的严厉,弟弟的努力,都不允许叶修哪怕偷一点懒,尽管看上去叶修很轻松,这让叶秋更加的努力,也让叶修感到了更大的压力。于是在叶秋准备好了离家出走的行李的时候,肩上背负的巨大压力还是把叶修挤走了。心中怀着当时并不被世人认可的理想,叶修拎上了叶秋准备了许久许久的行李,出发了——然后在这间,比原本叶修居住的房子破旧太多太多的小屋子里,叶修找到了像是家一样的温暖。

而现在,那个带着自己来到这里的人不见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叶修每次想哭的时候,都会想到父亲这句让自己印象深刻的话。虽然不愿意在那样的地方待下去,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许许多多的才能都是在那里被逼着锻炼出来的。叶修每次想到这句话,叶修本能的就是往眼眶里吸回泪水,而叶修一路上都在这么做。只是,回到了这里的时候,叶修发现他还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哗”的一下,眼泪如流水般,顺着年轻的面庞不断的滑落下来。由于不敢吵着好不容易睡着的苏沐橙,叶修没敢哭出声,只是身体不断地颤抖着,泪水也没手擦。叶修别过脸去,怕泪水滴在苏沐橙的脸上。

过了好一会,叶修才再抱紧了苏沐橙,站定了身子。

“我回来了。”

像往常一样,叶修一步便迈了进去,对着本该还有一人的空屋子,轻轻的唤了一声。

………………………………………………………………………………………………………………………………………………………………………………………………………

后来一眨眼,九年过去了。时间到了第九赛季结束,第十赛季的新队发布会。

经过了一年细致周长的准备,兴欣战胜了嘉世,获得了挑战赛的冠军,获得了进入联盟的资格。面对媒体,每个人都很激动,也很紧张,除了叶修一副淡定的样子抽着烟。在后台,苏沐橙在发布会之前还在问叶修紧不紧张,要不要她给叶修点经验,叶修说当然紧张,只是经历过了太多太多,看过了太多,早就能做到面如止水,记者再刁钻古怪的问题,他也能应对自如。

“难道还能比我的战矛更刁钻?”叶修呵呵一笑,嘲讽的嘴脸看的陈果想抽他。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虽然叶修从来都没有接受过这样的采访,但他在记者面前,看起来就像是身经百战一样。

叶修的确身经百战。

第一赛季,在16支队伍共30轮比赛面前,叶修以叶秋之名,操纵着一叶之秋,和吴雪峰的气冲云水,还有那个年代嘉世的队员们,一起拿到了无可复加变态至极的场均9.23分,即使在总决赛一叶之秋险些不敌扫地焚香,但有气冲云水在帮助他,嘉世取得了荣耀联盟史上第一个冠军。高效的配合,优秀的队伍,叶修华丽的操作,一叶之秋和叶秋这个名字响彻了整个荣耀界。

第二赛季,面对单枪匹马闯入总决赛的霸图和韩文清,叶修从苏沐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以往的叶修更加注重和苏沐秋的个人配合,但叶修知道,现在自己身边的队友才是自己的依靠,虽然不是永远的依靠。以副队长吴雪峰为首的嘉世队员们,在被扩建了的整个第二赛季的不断操劳之下,状态不断地下滑,自己也需要更强。

第二赛季,嘉世蝉联冠军。

第三赛季,百花战队强势崛起,常规赛领跑全联盟,但最后仍然败给了强势的叶修。尽管在qq的采访里,他留下了那句经典的“一套打法用个几遍十几遍就行了,往几十遍上用烦不烦啊”,但为了看透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自己又用了多少未眠的夜晚,叶修却只字未提。如此认真的对待着他们,到底是胜利的执念作祟,还是怀念那个能够像孙哲平一样,在别人的掩护下横冲直撞的日子呢?叶修即使到现在也没有答案。

第四赛季,嘉世副队长吴雪峰退役,嘉世队员陆陆续续的也退役了,嘉世败北。

第二名就是最大的输家,这句科比的名言同样用于荣耀中。王者嘉世,一夜之间便成为了霸图的背景布。

斗神是神,斗神是最强的,斗神不可能败北。一叶之秋,不败的斗神,这样的印象早已深深镌刻在了别人的心中。但在人们的心中,好像他一旦败北,就是一个随随便便让人欺负的渣滓一样。明明他还是他,明明一叶之秋还是联盟的最强,明明即使是韩文清也难以在单挑赛场上对他找到胜机。

但他输了。所以他不再是神了。

好意的劝诫都会被当成了无故的指责,哪怕是随便一个小角色也开始图谋他的位置。就像是钻石一样,大块的钻石才拥有价值,而碎了裂了,就不值钱了。虽然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叶修从来都不是神。

因为荣耀并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所以当他能够理解他的人都离去,而留下的所有人都开始认为,叶秋一个人就能够搞定的时候,他败了。

这样的败北是注定的。

第五赛季,嘉世止步第二轮。

第六赛季,嘉世与霸图大战于首轮,最终平分,在加赛中败于霸图。

第七赛季,嘉世首轮被微草横扫,止步首轮。

在粉丝眼里,斗神叶秋的职业生涯是不断地衰退,状态不断地下滑,最后悄然而去的故事。而只有叶修一个人知道,这是一个昔日伙伴全都渐渐远去之后,自己一个人坚守着那个位置,虽然被无情的赶走,却仍然追赶着那份荣耀的悲剧英雄的故事。

是的,追赶。

岁月流逝,带给年轻人的是成长,但对于叶修来说,很多东西已经开始被时间一点点的带走。虽然叶修在别人眼中看上去时时刻刻依旧潇洒无比,但实际上,叶修的每一步都步履维艰,虽然叶修一直试着用更加精细的技术实力来弥补,但始终比不上年轻人的活力,否则嘉世怎么可能一次次的止步不前。

所以这一次,叶修决定,至少最后的最后,他要活动开有些生锈的身体,迈开有些沉重的步伐,最后试着追上这些年轻人一次。

“最后一个问题,叶修队长,阔别荣耀联盟的诸位一年半,您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话吗?”新闻发布会最后的提问,拉回了叶修的思绪。

人生也像是一个圈,而人生的路,就是在不断地绕圈子,有的小,有的大。而叶修的职业生涯,也像是一个圈,现在,他重新回到了这个起点。但不同的是,从这个起点开始,直到最后的最后,叶修再清楚不过了。八年前,他在这里,带着和自己一步一步走到这里的伙伴们,一步步的走向荣耀的巅峰。而现在,他又回到了这里,带着一支由他从头拉起的战队……

“呵呵,我回来了。”叶修随意的一笑。虽然这只是叶修随口的回答,但这确实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感想。

他再次迈出了这第一步。

………………………………………………………………………………………………………………………………………………………………………………………………………………

想到这里,叶修又想起了自己在兴欣最后奋斗的那个赛季。同样是自己从头拉起的队伍,一个拿到了三年冠军,而另一个,却只拿到了一个。嘉世在自己离开之后慢慢崩塌,但只拿到一个冠军的兴欣,现在却和睦无比,稳步提升。是冠军害人,还是自己相比当年有所成长呢?

嘛,这是当然的吧,叶修心里笑笑。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叶修伸了伸懒腰,抽出一张荣耀账号卡,随手刷卡登陆,点进竞技场,一看,是个枪炮师,随手操作了几下,那枪炮师就被近了身,战矛捅啊捅,炫纹满天飘啊飘,杀着杀着,叶修突然感觉心里缺了一块,心中怆然若失,电脑上荣耀的马甲号也没有去操作,被对手击杀。

这是当然的吧。工作正装说到底还是不如队服舒服,局长办公室也没有网吧的包间来的自在——但其实这是不是主要的原因,叶修心里也很清楚。即使互联网使得全球零距离,但终究不是真的触手可及。

掏出钱包,叶修翻了翻。钱包里卡槽众多,但几乎全都是荣耀账号卡,其中唯一的一张银行卡倒反而显得异类。叶修抽出银行卡来看了看,又收了回去,把电脑上的荣耀角色退出,收了起来,然后又先打开了网页,在网页上飞快的点了起来,随后无比认真的开始工作。

工作的内容,叶修其实早就做完了,他这种程度的手速用来工作,使得他工作的效率极高。民间的传说里,正局长是很轻松的,而副局长才是干实事的,而实际上其他部门到底怎么样,叶修也不知道。但在叶修这个部门,很多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完成的。一开始大家看着叶修带了自己打荣耀惯出的键盘鼠标插在电脑上,大伙都以为新来的叶局不打算干实事,整天静玩荣耀来了,但是后来有个进了叶修办公室的小伙子见识到了职业大神即使是用来工作但依旧完爆全局八条街的手速之后,吓得又是尖叫又是录像,引来了一堆人围观,看的大家是一阵的膜拜。

随后叶修有把几乎把这下面几个月左右的事情都计划了一下,叶修保存好计划书,又以超高的手速在电脑上啪铛啪铛的写着什么。一直到了八九点钟,几乎整栋楼都没人留下,叶修满意的点点头,保存好文件。关闭了电脑,叶修又抽出一张纸,洋洋洒洒的写了起来,字不多,叶修随手咔嚓咔嚓就写完了,然后在末尾签下“叶修”的字样,扔在了办公桌上,离开了办公室,连公文包都没有带。

随后叶修去了一趟商场,便回到了家里。今天还刚好没人回来,叶修便贼头贼脑的开始收拾行李。收拾好了,叶修打了几个电话确认了一下父母和弟弟一时半会都回不来,然后答应了父母“不玩荣耀早点睡觉”之后,叶修离开了家,然后去旅馆开了间房,住了进去,飞快的睡下了,倒还真是没玩荣耀,睡觉也早。

第二天下午,B市,b市机场。

“大神,叶修大神,您总算接电话了。咱不带你这么玩的,您好歹是我们领导,竞技总局荣耀分局局长,这么大的馆您说不当就不当,这不像话。而且论资历,论经验,论能力,就算是论家世,您也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啊,而且咱不都说好了,上班空闲的时间允许你玩荣耀,有事情我们也尽量不麻烦你。你就说你上班时间抢的boss,你数的清么?而且您这局长不是也当的挺好的吗?昨天下午您也是一下子就把事情全处理完了,怎么就辞职了……”

“呵呵。”叶修翘着二郎腿,身边放着大行李箱,旁边的座位上放着便携式笔记本电脑包,右手顺手把抽完了最后一口的烟掐灭在一旁的垃圾桶上,“我不都写的清清楚楚么,我老了,请各位允许我告老还乡,我养老去,还不行?”

“你,您这……”

“去找老韩吧,我觉得他不错。”

“额,您这么说我们也很难办啊……”

“哎呀,老韩比我更适合,你看看那些人,整天对我爱理不理的,我想叫他们做个什么事情他们都不听,妈的一群霸图粉,我都退役了还计较个什么……跟你讲,老韩那人往那一丢,这群人马上疯狂的工作你信不信。而且要是谁犯了什么错,他那张脸夏天比空调好使。”叶修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烟灰,又理了一下衣服,“而且老韩今年不刚退役么?他比我更了解联盟到底什么样,找他去吧。”

“啊不,这……”

“哎呀,你就当我回家相夫教子,啊不,娶妻生子,行不行?”

“难道是和苏沐橙女神?”

“滚。”

“哎呀,您别闹,就算是,您父亲那边我们也不好交代啊。”

“飞机开始安检了哦,我先关机了。”

“诶诶,诶……”叶修按下通话完毕键,关机,机场的广播也很配合的响了起来,而且航班也是去h市的。

叶修说的没错,飞机确实要安检了,航班也是去h市的航班,叶修也有这个航班机票,而且还是特地用了身份证在网上买的,并且特地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让这些人保证能找得到他的航班。

是的你没有听错,他耍了些手段,保证了这些人一定能够找得到他的航班号。

但是,叶修非但没有向安检口走去,反而将机票揣在了口袋里。随后先把手机扔在了右手边的垃圾桶里,再拖着行李箱跑去机场的厕所里剃胡子洗脸,换了一身正式的西装。换完装的叶修,果然没有被追到机场来拦叶修的人找到。冒着监控摄像头,叶修潇洒的走了出去,伸出手打了个的就去了火车站。

叶修多狡猾啊。他知道,以他们的办事手段,查电话的ip地址,查飞机航班,在手机里装追踪器,这都不是事,藏得再好也不可能不被他们找到。于是呢,叶修只好假装不知道这些事情,待在机场接他们打来的电话,故意买飞机票,又偷了叶秋的身份证,买了张火车票,反正都是双胞胎兄弟,没人认的出。

并且,估计就算是家里的老头子也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邋邋遢遢的大儿子居然肯好好的剃胡子穿衣服了吧。

上了火车,叶修等着检票员检查完车票,把行李放好,掏出了另外一个手机。

这是一部老式的诺基亚。三十年前的老式按键手机,现在的高端系统反而查不到这低级手机的拨号ip地址,即使他们都知道里面的这张卡的号码是多少。叶修虽然平时不用电话,但是也一直有续费,所以话费还是充足的。

这手机卡号倒是叶修自己的,但这是苏沐秋的手机。

这部手机,是苏沐秋为了省钱买的,当时也不是没人用,很多家长给孩子买来当儿童手机用,摔不坏还便宜还好用。但现在几乎都没人有这种手机,更何况用了。这部手机,在苏沐秋出事的那一天就在苏沐秋的身上,人去世了,手机倒没坏,当时让叶修吐槽了苏沐秋“还没诺基亚值钱”之类的好长时间。叶修这十几年也并没有刻意的维修过这部手机,但是居然到现在为止还能用,叶修嘴上不由得勾起一抹微笑:这破手机质量还真是好,这么些年了都没坏,还真比苏沐秋值钱。按下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不一会,电话就通了。

“哎呦,这不是局长大人吗?闲得无聊给我打电话来给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来给我们兴欣开个后门拿个冠军啥的?”苏沐橙开起了叶修的玩笑。

“呵呵,”叶修又标志性的笑了起来,“说想你了的话,算不算?”

“哟?局长大人这是想潜规则我啊?恕小女子卖艺不卖身。”

“我现在不是局长了,辞职了。”

“嗯?怎么?你之前使唤老韩他们不是挺舒服的吗?尤其是黄少天,上次全明星你给他安排了个什么活动啊,他回来在群里喷了你好几个小时,老韩都破天荒的没禁言他。”

“呵呵,这不是老了吗?我已告老还乡,回家种田抢boss来了。”叶修笑笑。

“你该不会现在就在火车上吧?”苏沐橙惊觉。

“对啊,不愧是沐橙啊,真了解我,啧啧,我告诉你我今个逃出来可真不容易。我还特地用自己的身份证买了机票,然后在飞机开始安检了我才跑出来,手机我都扔了,可贵了呢,要不然真得给他们抓着。”说完叶修还贼眉鼠眼的四下望了望,用手捂好了嘴,把头埋的很低,轻声的说道:“火车票都是拿的叶秋的身份证买的!哎,想不到叶秋的身份证这么好用,我都不想还他了。”

“我为叶秋默哀三秒钟。”电话里传出一点都不悲伤的声音。

“等着我啊,等我回来带着老魏老伍大杀四方!”

“哟,这是准备给我们战队的新装备的研究服务来了啊,可以啊,有觉悟。以叶局的水平,荣耀第一抢boss手非你莫属啊!”苏沐橙不知道是在学着谁,有模有样的打趣道。

“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叶修纳闷。

“‘以叶哥的本事,荣耀第一陪练非你莫属啊!’”苏沐橙一点都不像的,学着当初孙翔刚来嘉世时傲慢的口气。

“哦哦,这茬啊,我还真不怎么记得了。”叶修挠头。

“你就吹吧,你要是真不记得了你就想不起来了,该不是当时崔立说让你做陪练的这话真的气着你了吧?”

“我会生这个气?告诉你苏沐橙,哥就脑子灵光,在联盟里打比赛我也属于智商碾压,肖时钦喻文州张新杰,哪个比得过我?好歹都是荣耀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啊。你看不是,四年前的事情,我可现在还记得。”

“要点脸吧。”

“嘿嘿。”

“诶诶,我还记得就年前黄少天气得不行的那次,骂了你好多次‘老不修的叶修’,后来就直接叫你叶不修了,现在这个外号已经全荣耀圈流行了。”

“我知道,我只是退役了去工作,又不是死了……但我虽然退役两年但也不是区区一个黄少天能拿捏的啊,他不是老喊着pk吗,改天虐他去。”

“你就能吧,人家现在虽然有点老了,但可还是蓝雨王牌呢,你一个过气前大神……”

“切,那是他最近根本不打字了,手速才够用,而且场上那么多脏活累活,都是小卢做的,还学我去打个人赛……遇到我,呵呵,关了语音的话他能忍得住不打字?”

“噗嗤,还不是你脸T。”

忽然,两人诡异的沉默了。

“诶叶修,你什么时候到啊?”

“我大概……哎呦,要到晚上呢,沐橙你先去吃饭吧,我到h市刚好差不多九点多钟。”叶修看了眼车票。

“行,我等你。”

“恩,那我先挂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老故意等我。”

“好~”

叶修说着也果断,就这么挂了电话。把手机揣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有没有丢。

手机,恩还在。

钱包,还在的,里头自己的,还有叶秋的身份证都在,改天给他邮寄过去好了,邮票也就几分钱的事。

恩,小方盒子,也在。还好,丢了可就完了。

一切都检查完了,叶修干脆就靠在火车的座椅上,睡着了。

H市,兴欣俱乐部。

“苏队——吃宵夜了。”自从叶修退役之后,苏沐橙就成了队长,方锐也成了副队长。而为了改善队内的草莽气息,让战队走上正规的道路,方锐和苏沐橙之间除了休假期,也都以苏队和方副队相称。本来苏沐橙才是那个每天去招呼大家去吃宵夜的人,因为每到吃宵夜的点,苏沐橙跑的最欢,但是今天方锐总感觉苏沐橙有点心不在焉,到了吃宵夜的时候了也不动,于是招呼了一声,结果她没听到。于是方锐只好跑到她的面前再说了一句,苏沐橙这才听到。

“宵夜是吧,恩……我不饿……你们吃吧,我再看点东西,看点东西……”这话说的,苏沐橙说道最后都没底气了。

“苏队,你这看起来可不像是不饿的人啊,往常吃宵夜你可都是带头冲过去……啊叶修要来了?”

“噫,方副队你好猥琐。”

“你说我意识还是打法?”

“我说的是人,你整个人。”

“靠!”方锐骂了一声,“那我可去吃咯。我是帮你带点,还是你待会自己去吃?”

“恩……你帮我带点吧,我得守这。”

“所以果然是在等叶修吧?”

苏沐橙气的直跺脚,左看看右看看,没别的什么东西好扔,只好抽出一张餐巾纸,裹了一把瓜子壳就往方锐身上扔。空中瓜子壳天女散花般的飘散开来,像极了枪炮师的技能刺弹炮,可惜被方锐猥琐的全部躲开,一下子就溜走了。如果可以,苏沐橙现在真想拿着吞日,把方锐用拔击打到天上去。转眼间,训练室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往常的话,只要她留下来,叶修总会优哉游哉的坐在电脑前打着荣耀,而如果自己出去吃饭或者吃宵夜了,那么他不一会也会跟上来。

苏沐橙想着想着,突然特别的想叶修,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多快九点了,也没有了玩荣耀的心情,只好披上队服,走到门口等叶修。

一个,又一个。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没有一个是你。转眼间已经十点了,可是叶修还是没来,苏沐橙感到有点冷。

十点。都已经十点了,怎么还没来,叶修说的可是九点多到h市的,苏沐橙抱怨道。但是苏沐橙忽然记起这个时间说的应该是到火车站,而兴欣离火车站可一点都不近,晚上打车又不好打。

这可就尴尬了。早知道先去吃宵夜去了,反正一时半会叶修也到不了,苏沐橙心里想着。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吃,这可已经十点多了,苏沐橙生怕叶修忽然的就到了,只好继续站在门口等着。结果,等叶修到了兴欣附近,已经将近十一点了,路上没人没车,路边的店铺都已关门,除了网吧。

所以眼尖的叶修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身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沐橙比以前瘦了点,叶修远远的望着苏沐橙,心里想着。苏沐橙舍不得往回走,虽然冷,但是苏沐橙也没有去拿厚衣服,就这么站在原地蹦蹦跳跳的。叶修就那么看着苏沐橙,看到苏沐橙跳着跳着还转起圈来,不由得笑了出来。笑完了,叶修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点点头,手上拖着沉重的大箱子,缓缓的走过去。

苏沐橙原本不认为那是叶修。

从灯光照射出的暗影来看,那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虽然拖着大箱子,肩上又斜背着一个大包,看起来就重,但是他的背依旧挺直着——叶修可一直都是有些驼着背,把脖子缩在领子里的。然后那身影看起来要比叶修瘦点……叶修可一直是虚胖脸,整天叼着根烟,脸上全是自己熟悉的嘲讽表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了那种家伙十几年的,苏沐橙忽然觉得自己真心不容易。但是等那人走近了,苏沐橙一看,还真是叶修。

远远的望去,便能看到叶修现在大致的模样。胡子剃的干干净净,脸也比之前瘦了一些,穿着笔挺的西装,看起来苏沐橙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货该不会是叶秋吧”,但是仔细看看,那张即使表情极其自然,与常人相比还是极其嘲讽的脸,让苏沐橙意识到,还真是叶修。

今个的风好喧嚣啊,叶修居然心血来潮的打扮了,苏沐橙心中翻了个白眼。

叶修慢慢的走到苏沐橙的跟前,看着她。苏沐橙是真的瘦了,脸上本来有点肉圆圆的,现在却是标准的瓜子脸。眼睛里还有了红血丝,显然是吃了不少的苦。

可不是么,作为队长不仅要训练,还得观察对手,做复盘,设计战术,有时候和关榕飞讨论银装,还得面对比黄少天都烦的媒体。叶修原本想开个玩笑逗苏沐橙笑笑,但突然发现苏沐橙在晚上不怎么明显的黑眼圈,突然鼻子一酸,叶修又急忙往眼眶里吸眼泪。良久,叶修才稳定好情绪。

“我回来啦。”

叶修走进一步,摸了摸苏沐橙的头。

对于苏沐橙来说,没有什么话,比离开了许久的叶修说出的这句话更加温暖了。苏沐橙一下子就哭了出来,眼泪全都抹在了叶修的衣服上。衣服虽然贵,但是叶修并不在意,虽然是自己的的,但是苏沐橙可比这些身外之物更重要。叶修右手摸着苏沐橙的头,左手拍着她的背。

一如当年。

夜晚的路灯下,两人像是相拥一般,身影在路灯下拉长,叶修口袋里的小方盒子,显得格外显眼。

FIN.

PS:第一次撸生贺,写的不好,求大家轻喷,求大家指出不好的地方。。。

评论

热度(25)

  1. 苏沐橙守护天使也不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