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以你为名的荣耀 · 叶隐桃李新

霜月花明:

蹭个tag?


首页右下角看到了这个推荐活动,正好想到草稿箱里这篇还没公开过的旧文。


很多细节原本打算慢慢修改补完,可惜三次元目测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忙成狗,所幸借这次机会先发出来吧_(:з」∠)_


本篇叶中心,邱非+兴欣全员粮食的流水账


------------------


[Episode 01. 叶隐桃李新]




       “混账哥哥这才回家几天你就不能老实点!”


       叶秋骂骂咧咧地闯进叶修房间,一眼就见到烟雾缭绕中双胞胎哥哥毫无人形地陷在沙发椅里。然而双眼却异常认真地盯着房间另一头的荧光屏,右上角“电子竞技频道”的台标在这大尺寸的电视屏幕上却是比平日更加显眼了些。叶秋也是聪明人,瞬间明白了什么,倒也有点没了脾气。


       “哟,你怎么来了。”沙发椅中软成一滩的叶修终于意识到身边多了个人:“不去研究你的离家出走计划,反倒对荣耀感兴趣起来了?怎么着,被老头子深深地影响了?哥哥我还真是欣慰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摔门而去的巨响打断。——实在是太响了,甚至震掉了叶修叼在嘴里的香烟的一节烟灰。


       “啧啧啧,怎么还是那么冲动。”叶修弹了弹烟灰,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视直播上。


       此时直播里现场观众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主持人的声音也实在是显得有些亢奋——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一赛季,正在这一刻拉开帷幕。


       而被电视转播方选定作为首轮直播的比赛,赫然是赛前观众期待度最高的一场同城大战:上届职业联赛总冠军兴欣战队,对阵当年挑战赛决赛被兴欣送出联盟、第二年却又坚持着重新从挑战赛杀上来的,嘉世战队。


       “如今的嘉世战队虽然全是由新人组成,但他们在挑战赛中的表现却十分抢眼,其中队长邱非和他的战斗格式更是有着不俗的实力。这样的一支队伍究竟能在职业联赛里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呢,真是令人期待呀,你说是不是李指导?”新赛季的揭幕战,直播的解说依然是潘林李艺博这对搭档。


       “是的。嘉世的邱非是一位非常沉稳的选手,第一年刚露面挑战赛时,即使和孙翔、肖时钦那样的大神并肩作战,他也依然会有十分亮眼的发挥。”对这位新人,李艺博显然也是很赏识的。


       “同样是通过挑战赛闯进联盟的战队,去年的冠军队兴欣就曾经给我们带来无数惊喜。而说到这两支队伍,我想我们大概第一时间都会想到一个名字:叶修!”眼看比赛快要开始,潘林赶紧抓住最后的时间多说几句:“众所周知,叶修对两支战队的影响都是十分深远的。上赛季结束后叶修就宣布退役,如今没有了叶修的兴欣能有什么样的发挥,这也是大家都很想看到的。”


       “虽然已经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战绩,可事实上兴欣除去方锐和苏沐橙,其他队员却还只是联盟的二年生而已,发展潜力也依然是相当大的。”


       “李指导说的没错,我们都还记得上赛季总决赛最后一场,兴欣的选手唐柔面对轮回战队,打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一挑三,一战成名。那么新赛季她会跻身进入联盟顶尖大神之列吗?啊,我们看到两边的选手已经入场,个人赛第一轮,兴欣派出的是他们的新队长苏沐橙!她要对阵嘉世的白胜先,好了观众朋友们,让我们来看比赛。”




       拼尽全力捧回总冠军奖杯的兴欣正准备好好休个假时,叶修对他的队友们宣布了退役的决定。彼时众人脸上的表情一个赛一个的精彩。


       “我靠不是吧你这次是来真的?”方锐立刻嚷嚷上了,“连老魏都还没说要退!”吐着槽还不忘顺手拉个人躺枪。


       躺着也中枪的魏琛罕见地没对自己被黑有多大反应。退役始终是老将们面前绕不开的话题,魏琛和叶修之前都各已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他们都早已品尝过离开为之奋斗的赛场的苦楚。此番魏琛以33岁高龄捧回冠军奖杯已经算是功成名就,叶修却与他不同,他的战力还没有消散,就算上赛季消耗颇大,这也完全不是阻止他继续战斗的理由。


       魏琛十分清楚,这个决定究竟有着多么沉重的分量。


       所以他只是很平静、很平静地看着叶修:“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出来这么多年,也该回家了。”叶修点头,表情里看不出是喜是悲。总决赛透支了太多精力,他眼底的疲惫到现在依然没能化开。


       “想好了,那就安心放手吧!”魏琛重重地叹了口气。


       “恩。兴欣的未来,可就交给你们了啊。”


       “放心吧老大,接下来看我们的!”包子多少也能明白当前的状况,但天生缺了根神经的他还是不负众望地用他的天然搅乱了略显沉重的空气。


       罗辑难得没有因为包子的天然扶额。他悄悄扭头,打量起自己的队友们。包子咧着嘴,笑意却并没有他话语里的那样兴奋。苏沐橙脸上还挂着微笑。唐柔还是那副大小姐的内敛,举动里看不清她的情绪。陈果面无表情。倒是莫凡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脸色有些阴沉。安文逸眉头紧锁。乔一帆则已经红了眼眶。


       有人感慨,有人悲伤,有人踌躇,也有人叹息。罗辑低下脑袋,膝盖上的双手不知何时已握成了拳头。


       他细细品尝这沉重的空气,却只在他自己的心里感觉到了不安。


       这支队伍的成员们太过个性了,就连叶修都说过,几乎每一个人的神经都是远超联盟平均水平的坚韧。其中只有罗辑这一个特例。跟其他人比起来,他实在是个特殊的……正常人。


       技术在队里是垫底水平,比赛经验也少得可怜。罗辑一直认为早已找准了自己在战队的定位,刚结束不久的比赛里他也尽可能地贡献出力量,并且得到了相应的回报。然而此刻支撑着队伍的主心骨说要离开,他突然就慌了,一整个赛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微弱的自信心,就在这一瞬间消弭殆尽。


       不应该这样——罗辑告诫自己。兴欣从来就不是一人战队,自己也是个名副其实的职业选手。无论怎样,他都不该对这个家一般的集体失去信心。


       他闭上双眼,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要相信大家,也要相信自己啊。尽管对充满不确定的未来还有很多疑问——




       “这么干脆就决定退役了,你对我们这帮人还真是有信心啊?”疑问之一被安文逸说了出来。


       虽然声音还是一贯的冷静,可耳力不差的职业选手们,都听出了他话语下潜藏的一丝颤抖。


       “呵呵,”叶修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我对你们有信心。”


       “假大空。”众人讶然。虽说这也是某几个人的心声,可把它说出来的人竟是从不主动搭话的莫凡,这不禁让大家意外起来。


       叶修一挑眉毛,显然也对一向惜字如金的莫凡意外了一番。不过他没再做出更多表示,而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其实一点也不空啊,”他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你们可都是职业选手。”


       “我可以很自豪地说,你们每个人都是值得在职业圈里有立足之地的。连我都这么相信你们了,你们就算不相信自己,也姑且信我一回呗?”


       “切,”仿佛条件反射一般,有不满的声音在训练室内响起,但与往常不同,嘘声很快又消弭于空气中。


       “前辈……”乔一帆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他用力睁着眼不让它们落下来。“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就对了。”叶修朝他竖了个拇指,“你们学学一帆,人家比你们都小的都能懂,你们还苦着个脸这是摆给谁看呐?”


       嘲讽和反嘲讽的声音这回果断恢复了训练室一贯的生机勃勃。就连乔一帆等几个小年轻,也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他们目光坚定起来,自信地走上前,与人群中心的叶修一一击掌。


       “看我们的!”


       当然也有人表示出了各种意义上的遗憾。


       “以后岂不是没有机会打败你了?”唐柔小声嘟囔。




       兴欣召开发布会宣布叶修退役的时候,事件中心的当事人尚留在战队里,为他的离开做最后的交接工作。


       即便战队成立已有两年,如今的兴欣硬件设施依然非常薄弱。一直以来,从队员训练到装备制作再到战术分析,都是叶修在全权负责。现在要将所有的重担一一分发下去,保障战队继续有条不紊地运作,对他来说这也并不是一个多么轻松的活计。


       好在同样决定退役的魏琛仍留在了俱乐部,新任副队方锐也有多年的带队经验,再加上永远站在叶修身边的苏沐橙,在这三个人的全力辅佐下,新生的兴欣战队,已然能够昂着头坚定地向前走。


       战队老板陈果最近也完全没有闲着。兴欣在新秀年的赛场上屡屡有令人惊艳之举,可与之相应的,在俱乐部建设这方面,这一年兴欣却一直没什么大动静。如今兴欣成为新科冠军,受到的关注程度和一年前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走了两个老将的战队成员也急需补齐,扩大俱乐部规模已成了当前需要重点实现的目标。陈果一方面要招收各部门工作人员,一方面由于人手不足很多事情暂且要亲力亲为,即使有唐柔从旁协助,这几天她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这天陈果十分难得的在晚饭后就回到了上林苑。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


       “叶修,有人找。”


       叶修正看着这些天给关榕飞打下手的罗辑和安文逸拉着乔一帆凑在客厅的电脑前继续研究数据,听到老板娘的招呼声,几个人齐刷刷扭头望向了玄关。


       却是见到了意想不到的访客。




       “前辈,好久不见。”


       站在门口的少年散发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沉稳气息,规规矩矩地朝叶修问了声好。


       “哟……”一向波澜不惊的叶修此时也略微有些讶异,但很快他就恢复了笑容,迎着少年走上前,留下身后几个小年轻面面相觑,“进来坐啊。”


       邱非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最先反应过来的乔一帆脚下生风般立刻端上一杯水。


       “谢谢。”邱非接过水杯,却并没有喝。他抱着杯子静静地看向叶修。


       习惯了轻松愉快的生活的兴欣成员们对这微微冷场的气氛似乎有点不适应,于是包括陈果在内的其他全部在场人员,也都将视线跟着齐刷刷转向了叶修。


       视线中心的某人完全没有被集火的自觉:“怎么样,带队从零开始杀回联盟,感觉不错吧?”


       邱非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挺不错的,不过这并不是他此番前来的目的。


       “前辈,下赛季——”邱非欲言又止。所有人的视线再次回到他身上。


       叶修静静地等着后半句话。


       “不,没什么。”邱非咬了咬牙。他放下水杯,一只手探进口袋,紧紧地攥住了战斗格式的账号卡。


       大老远跑过来怎么可能没什么,安文逸偷偷在心里吐了个槽。


       “咳……”陈果试图拯救一下这尴尬的空气,结果很不幸地宣告扑街。她只好拼命向叶修递眼色。


       叶修冲陈果挤出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径直像电脑桌前走去:“来的正好,一年不见,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进步。”


       “老板娘,君莫笑的账号卡在你那儿对吧?”




       随着“叮”的一声上线提示,荣耀网游的世界上突然起了一阵不小的骚乱。


       “战斗格式上线了!”


       “嘉世队长的那个战斗格式??”


       “等等!我眼花了吗,我好像看到君莫笑了!”


       “眼花的你不是一个人!”


       “堪萨斯城,君莫笑好像去了竞技场!”


       “卧槽什么情况!!”


       叶修和邱非果断无视了玩家们的鸡血,两人一上线,立刻直奔竞技场。


       陈果随手摸了张账号卡也进入房间观战,乔一帆等人干脆凑到陈果身边,加入围观的队伍。


       “前辈,我来了。”邱非沉声。


       “上吧。”叶修笑。


       地图随机生成,君莫笑和战斗格式,双双刷进了擂台。




       上赛季消耗过大的叶修到底还是没能在这一周内恢复过来,攻守交换了数个回合后君莫笑终于是落了下风。荣耀两个大字在半空中绽开,邱非一推鼠标站了起来,叶修却是瘫倒在座椅上。


       “这一年进步不小啊。”叶修有气无力地冲邱非摆了个笑脸。


       “多谢前辈指教。”邱非不卑不亢地回答。


       “你这么大老远跑来兴欣,应该不只是想找我打一局这么简单吧?”


       邱非没有说话。


       他始终清楚地记得上一次见到老队长的情景。


       那还是一年前,新生的嘉世战队刚刚步入正轨的时候。


       他和前辈约定:下一次,场上见。


       所以甫一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时,说邱非是所有人中最震惊的那个,一点都没过。


       事实上直到见到叶修之前他的行动都有非常清晰的目的性。就像两年前那个夜晚一样,他迫切地希望见到叶修,亲口问他为什么要离开,听他解释他的想法,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肚子里的所有问题在他见到叶修本人后就全都消失无踪了。


       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叶修的疲惫,也很清楚地读出流于他疲惫的神情之外的淡然。


       这一刻邱非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询问的必要了,因为他已经能理解,对方做出退役的决定,究竟是下了怎样的一番决心,又是如何迅速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换一句不太好听的话来说就是,眼前这名他最为尊敬的前辈,和以往的任何时候一样,对其他人视线焦点处的事物,完全不在乎。


       ——不是对选择离开这件事情本身的不在乎,而是对做出这个艰难决定的过程和所有可能引发的结果的不在乎。


       当然这些可能引发的结果中也包括他一手拉扯出的这支战队的未来——邱非扭头,看到了俱乐部的老板,看到了那几位年龄不比自己大多少的队员——视线穿过他们,他看到了客厅墙壁上挂着的,兴欣战队的所有人围在一起共同捧起冠军奖杯的照片。


       他立刻明白了,叶修之所以能如此轻松地做出退役决定,也是出于他对自己的队友们无条件的信任。他相信,即使自己离开,这支战队的未来也根本不会就此被笼上阴霾。


       这样的话,不考虑内心主观的情感,他也确实没有什么非留下不可的理由了啊。


       这确实是这位热衷于实事求是的前辈,一直以来的作风。


       邱非有点释然了。虽然他还是会在内心里感受到不小的遗憾,但这种遗憾完全只是出于个人感情的。


       “下赛季不能在赛场上遇到我,你觉得可惜?”邱非愣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


       “但你也很清楚,这是人力不可抗的意外因素,再怎么不服你都必须接受它。你们和你们未来的后辈们,也总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乔一帆等人也跟着邱非一同点起了头。


       叶修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些后辈们。不论感情上是否轻易接受,这些道理他们都是懂得。叶修很能理解这些个小年轻们的感受。所以他只是把话完全说开,剩下的,就等他们自己慢慢消化了。


       所以他很自然地就带过了这个话题。


       “带着一支新人队,压力很大吧?”


       “给自己的首个赛季定下什么目标了没?”


       “我知道肯定不会小。兴欣也是一样,”叶修指了指一边围观的罗辑,后者吓了一大跳,“我们这边比赛经验也就比你们多了一年,像罗辑包子他们接触荣耀的时间甚至都比你短。”


       “来日方长嘛,你们都还年轻,都还有的打。经验这种东西可以慢慢积累,有我们这些老人给你们铺的路,已经可以减少很多曲线救国的可能了。”


       “未来是你们这帮年轻人的天下,可都要好好加油啊。”




       众人送邱非到门口的时候,正巧和结伴回来的苏沐橙、方锐和唐柔打了个照面。


       “咦,小邱来了啊!”前嘉世队友的苏沐橙笑眯眯地和邱非打招呼。


       “前辈好。”邱非朝现兴欣队长点了点头致意。


       “一直没有跟你说,恭喜你们进入联盟呀!”


       “谢谢,也要恭喜前辈们拿下总冠军,”邱非回道,“下赛季我们就是对手了。”


       “说的没错。就算对手是曾经母队那些可爱的后辈们,我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哇沐姐姐你知不知道自从接任队长后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某个没下限不要脸的人了哎!”方锐在一边怪叫,却也完全没朝自家队长那儿看,始终盯着嘉世的年轻队长,“不过作为咱大兴欣的一员我还是要坚决拥护我们队长的,小家伙们到时候别紧张哈,下赛季尽管放马过来吧!”


       “当然要全力以赴了,”接口的不是邱非而是唐柔,“我可是相当期待下赛季的对决呢。”


       邱非的目光掠过苏沐橙和方锐,落在师出同门的唐柔身上。他性子素来沉稳,唐柔千金大小姐待人一向和善,眼下两人只是友好地对峙,但空气中擦出的火花却令围观的陈果等人不禁战栗起来。


       “下赛季,场上见。”


       与前辈的约定再没有机会实现,可面前这些人无疑都继承了他的精神。这样也不错,邱非心里苦笑。更重要的是,他相信无论如何,那人的目光永远不会离开赛场。


       “场上见!”一行人目送邱非离开。




       “不错嘛,一个个都这么有斗志。”叶修站在最后,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烟。陈果下意识地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辛苦了。”她上前迎向另两位姑娘。


       “辛苦……么……”叶修轻叹。


       “怎么着,有什么不服?”方锐丝毫没放过任何可以损到叶修的机会,却立刻被他接下来的话堵上了嘴。


       “我倒也想……”


       如果只是辛苦点就能换来继续荣耀,他何尝不愿为此奉献上自己的全部精气神。


       不过在这儿伤春悲秋又能有什么用,叶修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才只是开头而已,你们以后还有的辛苦呐。”


       “我刚刚那些话可不止是说给邱非一个人听的。你们几个,”叶修看向安文逸等人,“你们几个也跟着我疯了一整年了。这一年因为各方面条件不足,为了夺冠我们只能靠频频出奇制胜。可现在不一样了,兴欣已经有能力脚踏实地去争冠,该怎么做,我想已经不用我来教你们了吧。”


       小年轻们扭头互相瞅了瞅。他们早已做好脚踏实地打好未来每一场比赛的觉悟,不过现在就谈争冠,是不是还早了点呐?罗辑弱弱地望向安文逸,后者递过来一个无奈的眼神:淡定,咱队长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该习惯了……


       “自信一点!你们现在可是冠军队的成员啊!”叶修笑着,伸手拍了拍罗辑的肩。“还有你方锐大大,”他毫不客气地转火,“队伍带不好全是你的错啊!”


       “您老人家说的是,”方锐笑嘻嘻地打着哈哈。


       “包子还在老魏那儿?下次见到他叫他别回太晚,他可不像老魏现在一身轻松,悠着点下赛季还要打比赛的。”叶修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你们几个也早点休息啊,我出去抽根烟。”




       陈果看着叶修溜出门的背影陷入沉思。


       叶修决定退役的那天,她是所有人中最为沉默的那一个。队里那些在赛场上打拼了至少一年的队友们各个都磨练出过硬的心理素质,早年失去双亲的陈果虽不比他们软弱,可她毕竟是与内敛二字无缘,始终学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然而那一天,她却十分意外地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无力摆出任何一个表情。乔一帆他们向叶修诉说继续荣耀的决心,陈果非常认同,因为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打算;唐柔表达今后无法挑战叶修的遗憾,陈果也能理解,她清楚这是促使这姑娘走进荣耀圈的原初动力。可是陈果并没有再对这些情绪感同身受,她有了一种自己成为彻头彻尾的旁观者的感觉,木然地看着自己的队员们或惋惜或不舍或坚定,也木然地看着她自己为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措手不及,黯然神伤。


       当晚她一夜未眠,天刚蒙蒙亮就坐起了身。


       不想却有人起得更早——她一下楼就撞见叶修拎着一袋油条钻进住所大门。


       “哟,老板娘,这么早?”叶修没事人一样冲陈果道了早安。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刚打完比赛,这两天叶修大多数时间都窝在床上,此时看他一大早就出来了都有些不习惯。


       “睡的太久了,出来活动一下。”叶修递了根油条上前,“早饭,要吗?”


       “不了,谢谢。”陈果摆手,“你要出门?”


       “是啊,去训练室把资料整理一下。”


       “哦……”


       到底又回到了这个话题。年近而立的两人都清楚这不是什么可以逃避的事情,眼下是决定战队未来命运的关键时期,他们对此作出的一切决定多多少少都能反映出一些人生态度在里面。作为大老板的陈果不是不愿去想这些事情,只是她还没想好究竟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


       唐柔因为无法再次挑战带她进入荣耀圈的叶修而遗憾,陈果又何尝不是——毕竟这个人才是她当初决定组建战队的初衷啊。


       叶修显然早已注意到陈果的反常与挣扎,他叼了根油条立在原地,歪着头等待陈果先发话。场面一时浮现出略显诡异的尴尬。


       陈果突然有点想笑。她想起来这样的场景似乎有点似曾相识。那还是两三年前,叶修坦陈自己幼年离家出走的时候。真是巧啊,两次都是和他的家人有关,陈果不禁真的挤出了个有点难看的笑容。


       “我和你一道过去吧。”左右也是无话,不如随便找点事儿来做。陈果自暴自弃地想。




       两人一言不发地走在兴欣网吧方向的路上。


       最终还是陈果出声打破了沉默。


       “以前我在网吧的时候,三天两头就能见到偷偷溜出来上网的高中生被老师家长抓包的情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可话到了嘴边,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吐了出来。


       “有些家长脾气不好的,当场就在网吧里闹,我记得有次碰上个极品的,当场抡起键盘就往那孩子头上砸,砸得键盘一下子就裂了。那孩子被打得胳膊上全是红印,他倒是不服,拼命往人多的地方躲,一边还在叫着,我考都考完了,就出来玩一会你怎么都要管。”


       叶修静静听着她诉说。


       “我刚接手网吧不久,荣耀职业联赛就开赛了,那一阵子来上网的学生和找上门的家长越来越多,有些小孩不服气了,他们就开始凑一起商量,要去战队训练营报名,光明正大地玩游戏。”


       “后来嘉世成了冠军队,也把俱乐部搬到我们网吧对面。可把那群学生乐坏了,动不动就要往斜对面跑。有一个资质不错的真被挑进了训练营,我就看他理直气壮地对他父母说,这下你们也拦不住我了吧?”


       “那个孩子是偷偷去训练营报的名,他父母当时被气得不轻。孩子爸当场撂下狠话,说你要再敢提一个字,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那次闹得可厉害了,隔壁几家铺子的人都被惊动了要来看热闹。”


       “噶擦”一声清脆地响起,那是叶修咬了一大口油条。作为队长,训练营里的事情,他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一些。


       “哈哈,那时候电竞产业还没现在这么发达,出现这种事情也很正常。”陈果毫不在意地笑笑,“再后来,荣耀越来越火,训练营规模也在扩大,有些家长大概是看上了那边好歹有个健康的游戏环境,有时候也会主动把自家孩子送过来。有些孩子还小,家长们接送的时候也会跑到我们网吧里坐坐,甚至还有人跑来买了账号卡,说是体验一下孩子们迷恋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你说,要是有一天电子竞技能被所有人承认它的价值,那该多好。”




       “这不现实。”叶修摇头,“不管什么事物,总会有反对它的人存在的。”


       陈果叹息:“是啊……这不现实。”


       现在不就有一个最鲜活的例子摆在眼前么。


       她突然很想哭。就好像前一天开始的木然终于阻挡不住各种感情的回归,其中要数哀伤首当其冲。“回去了。”她转头就要往回走。


       叶修惊讶地看着她。这般标准行动派的老板是有多久没见到了?不过他旋即释然地笑了,再没说什么,他似乎也察觉到她解开了自己的心结。


       “对了,还有一点,你一定记好了。”陈果快速走了两步复又停下,努力使自己的声线维持正常:


       “我代表我们兴欣。我们所有人,”


       “欢迎你随时再回来。”




       “我出去看看。”乱七八糟的思绪被苏沐橙的声音拉回现实。后者冲其他人眨了眨眼,跟在叶修之后迈步出了门。


       陈果暗地里收拾了心情。她必须振作,作为兴欣核心团队的一员,她也要努把力,去为兴欣谋划一个光明的未来。


       “小唐,明天我要去跟ch○rry谈赞助的合约……”




       姑娘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客厅。小年轻们又聚回到电脑前。


       “在看什么呐?”方锐凑上去,一眼扫到桌上堆叠起来厚厚的草稿纸和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代码,整个人顿时有点晕。


       “哦,是这样的,我们在分析术士的技能数据。”罗辑回头给方锐解释,“魏老大告诉了我们一些他发现的可能的隐藏设定,我们就拿来演算了一下,结果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


       罗辑认真地解说着。可惜他的部分用语实在太高端晦涩,安文逸和乔一帆早已跟在他后面练了出来,方锐却很难跟上他的思维,一时间更加晕了:“哎等等,你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我是说……”


       安文逸看着方锐一头雾水的模样微微耸肩,和乔一帆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我来解释吧,”他无情地打断了罗辑教授的数值计算大讲堂。


       方锐开始接受新一轮的高端技术洗礼。安文逸解说的条理很清晰,加上罗辑和乔一帆不时从旁补充,他迅速弄明白了这几个小家伙们究竟在研究些什么名堂。


       “哎呦!这玩意要真能成,那可真是有大用处啊!”数学上的东西他不懂,可是直观的效果能为比赛带来什么样的转机,自成一派的大神还是心里相当有数的。


       “没错,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找到怎样才能使它百分百触发的办法。”安文逸推了推眼镜。


       “好好干!”方锐激动地搓着手。眼前这几个队员利用数据玩创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十分清楚这些家伙们搞出来的新东西会有多么大的意义。“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谢谢前辈!”罗辑抬头向方锐道谢,正好这时程序运行的结果弹了出来,“啊呀,往这个方向调整貌似可行哎。我再换个数值带到参数里面试试……”


       方锐看着几位后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真好啊,他不禁想着。自己多年前就已进入职业圈,学历有限,一直以来接受的训练也大都是以经验和直觉作为衡量指标而进行的。这并不是说他就会羡慕这群小朋友——有得必有失,他接触荣耀的时间早,年少成名,资历也比这几位后辈深了很多,和他已经多次入选全明星相比,年龄相仿的安文逸此时尚且只是一名备受质疑的新秀。不过这些新秀们却也从未放弃过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为比赛争取胜机,和自己这些经验党不同,他们正用另一种方式,探寻一切求胜的可能性。


       所以,加油啊。能够成功的话,你们取得的成就可是很有可能会颠覆整个荣耀圈的。


       难怪老叶退得那么洒脱,这支队伍真的很优秀,每个人都是。这样百花齐放的队伍,今后也一定可以时时令世人大吃一惊的!


       方锐不忍打扰这几人的高端讨论,扭头准备离开。“对了一帆,老魏叫我给你带句话,他看上了个资质不错的小术士,蓝雨训练营的,你明天跟着一起去网游里会会他。可惜了哟,迎风布阵那张粗犷的老脸,真是委屈了咱们队未来的小新人啊,啧啧啧……”




       兴欣网吧二楼,网游公会部门办公室里,魏琛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操,哪个没下限的在背后骂老夫。”


       一边的包子刚刚一个大招撂倒了一溜儿的玩家,此刻整个人正活蹦乱跳:“哪呢哪呢?敢骂我们魏老大,看我去揍他!”


       “老子怎么知道!”


       “老魏是不是那边中草堂的人在骂你!”


       魏琛哭笑不得:“我不是说网游里面!包子别分神,咱还指望你干翻霸图一个团呢!”


       “包在我身上!”好在从善如流一直是包子最大的优点,这真是太好了,围观中的伍晨长松了一口气。这两天包子的屡屡脱线大摆乌龙导致己方全员如临大敌已经成了公会部门司空见惯的风景,但事实上办公室里司空见惯的风景可远远不止包子这一个。


       “操,轮回今天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他妈嗑药了吗,怎么又来了一个团!”魏琛那中气十足的吼声仿佛是要引发整个办公室里全部事物的共振,“小林你们还能顶得住吗!能就再坚持一会!”


       路过公会办公室门口的莫凡被这一声吼吓了一跳。他愣愣地瞪了一会虚掩的门缝,几秒钟后迅速恢复一贯的面无表情,抬脚向战队训练室走去。


       已近深夜的训练室里仍有一台显示器亮着。定格的屏幕上,一枪穿云和王不留行正双双摆出强势攻击的姿态,显示器一边摊着个小本儿,上面满满的似乎写着些什么。




       叶修坐在上林苑小区石子路边的长椅上抽着烟,苏沐橙立在他身边,低头用脚尖踢着小石头玩。


       “亲自处理队长负责的事情,跟在一边看着还是不一样的吧?”


       苏沐橙调皮地笑笑。是不太一样,但这不是重点。


       她还未出道的时候就已经跟在叶修后面了,这么多年叶修作为队长所做的一切,她都一直看在眼里。


       苏沐橙是最早知道叶修决定退役这件事的。——与其说是知道,倒不如说是察觉——常年跟在叶修身后,她不仅依附于他,更无时无刻不在观察他。相依为命这十年,两人早已心灵相通,叶修对自己这一年的操劳满不在乎,为了队友们他将自己的决定放在心底,可这又如何会瞒得过苏沐橙。


       所以她才会在他决定离开的时候,主动伸手,接下了队长的重担。


       这个决定倒是令叶修少见地意外了一下。而她只是努力地对他摆出一副笑脸,告诉他你别小瞧了搭档的默契啊。


       然后叶修也笑了:那还真是抱歉了,我的好搭档。


       那天苏沐橙和往常一样一直面带微笑——面带微笑地接过队长职位,面带微笑地安慰哭成一团的同伴,面带微笑地送走回去补眠的叶修。然后她回到自己单独居住的卧室,反锁住房门,靠在门板上,微笑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卸下,眼泪就抢先涌了出来。


       苏沐橙自己都说不清她究竟是在为什么流泪。因为叶修退役?应该不是,她非常能够理解叶修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情理之中,何况对这件事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因为自己又要变成一个人了?更不可能,退役又不代表以后就不玩荣耀人间蒸发了,而且她现在有兴欣,这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为叶修不得不终止职业生涯而遗憾?或许吧……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


       也许她只是要以这种形式,彻底告别曾经依附于别人背后的那个不够坚定的自己,而已。


       她回想起了自己独自在嘉世的那个一年半。那时候她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


       那一年她确实有了质的改变,可她内心里,始终还是希望能永远站在那人身后。她的转变,也仅仅是做到不让这样的情绪成为累赘,拖累那人,也绊住自己的脚步。


       但现在却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和三年前坚定表示还会回来的那次不同,这回叶修是真的要离开了。这一次不再是不让依靠成为负担那么简单,她必须要彻底杜绝掉这种无意识的依靠。


       更为重要的是,她还要努力成为值得别人依靠的人。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也早已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只是真正经历这样彻底的转变时,总不能免俗地唏嘘了起来。


       苏沐橙定定地看着叶修。后者掐灭了一根烟头,正东张西望地寻找垃圾桶。


       “我说,”她的目光跟着叶修在石子小路上遛了一个来回,“其实还有不少东西被你小瞧了呢,你信吗?”


       这才只是刚开始呢。等着吧,能让你惊讶的事情,以后可多了去了。




       叶修宠溺地伸手拍了拍苏沐橙的头。“我们家的孩子也长大了啊,”沐秋那个家伙看到了肯定也会非常欣慰吧,“不过可别太逞强,方锐老魏那几个劳动力尽情压榨吧,你一个女孩子,别苦了自己。”不然你哥哥说不定会心疼得哭哦。


       苏沐橙笑眯眯地表示你大可放心,在某人身边待久了,这点事情耳濡目染的早就闭着眼睛都能信手拈来了,简直快成了被动技能。


       “大家都站在你身边呢。”队长依靠队友们也不是什么坏事,这支队伍还很新,所有成员们都需要互相扶持才能大步前进。


       “我明白。”苏沐橙郑重地点头,“我可是玩策应的,连这都不懂的话,岂不是白跟某人后头学了这么多年了?”


       “哈哈,名师出高徒嘛。”这个“某人”脸上被自己贴满了金,丝毫不见一丝红。


       如果黄少天或者张佳乐在场,现在肯定要吵吵嚷嚷地骂叶修不要脸了——苏沐橙对他说话不积口德倒是早就习以为常,她嫣然一笑,径直走上前,给了叶修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也别走太远呀。”我们都希望你一直看着我们呢。


       “那必须的,”叶修莞尔,“不上赛场了而已,我可没说这就要荣耀毕业啊。”


       “嗯。”苏沐橙轻轻颔首。她一如既往地无条件信任叶修,他说不毕业,她相信不论未来身处何地,荣耀一定都会在他的视线里占据一片天空。


       是啊,一定不会毕业。这可是自己钟情了十几年、并为之奋斗了整整十年的事物,它早已在自己十数年人生轨迹上留下重重的一笔,怎么可能轻易就将它割舍。叶修低头看着手里的账号卡,正面上那无比熟悉的两个字,仿佛正散发出神圣的光。




       ——荣耀。




       熟悉的字体再次跳上了大屏幕。


       比赛已经进行到擂台赛的第二轮。兴欣第一个派上擂台的唐柔不负众望地完成了一个漂亮的一挑二,寒烟柔威风凛凛地立在画面正中,两轮下来她还剩百分之四十七的血,这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


       “嘉世派出了他们的队长邱非!我想这不是一个会令大家意外的结果,毕竟王牌作为守擂大将出场是十分常见的选择。相比大家对邱非选手早已不陌生,可事实上这还是他第一次亮相职业比赛,那么他会不会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对着电视屏幕眯起了眼。那个已经成熟起来的青年挺直了身板,在现场观众杂乱的欢呼声中稳步迈向比赛台。




       叶修离开H市的时候,兴欣战队的全体成员结伴为他送行。


       那天方锐一路都在缠着他问东问西:“想好以后干啥了没?还是说你爹妈给你安排好了?对了听他们说你还有个双胞胎?还是特一表人才的那种?我看你就算回炉重练了肯定也学不来吧——”


       “行了行了,一刻都不带停的,”饶是叶修也不禁被他这话唠上身的举动弄得不耐烦,“至于吗这么死缠烂打,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这么舍不得我?”


       “得了吧少自恋了你,谁会舍不得……靠。”


       一向厚脸皮的方锐,这次的反驳却也失了一贯的底气。他是来兴欣的时间最短的选手,可这一年来个人状态伴着全队成绩一同起起伏伏,他已和这支崭新的队伍建立起深深的革命情谊,也非常清楚叶修之于兴欣,究竟意味着什么。


       “放心吧,这里还有我们。”良久,他终是恢复到素来没心没肺的模样,手臂顺势绕上叶修脖颈,一字一顿,“手把手创造兴欣的未来,你懂的。”


       叶修笑。一年前正是这句话,令方锐立下了加入兴欣的决心。那之后他抛下曾经拥有的一切,转会,转型,和新队友重新磨合。幸运的是他极其迅速地融入了这个大集体,他的个人气质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他当初做下的决定和辛苦的付出也终于得到了回报,如今的方锐和兴欣,已经彻底烙上了双方的印记。


       “一直放心得很。”叶修伸手,用力地拍了拍战友的肩。


       “你就等着明年电视上看我们再拿个冠军吧,到时候羡慕不死你。”


       “我有四个。”


       “滚——”


       “那我们就再多拿几个。”叶修和方锐转身,正好对上唐柔闪亮的双眼。陈果、乔一帆、罗辑、安文逸,虽然脸上依然有不舍,可他们之中再没一个人还是几天前泫然欲泣的模样。就连莫凡此刻也似乎有了一点表情,所有人都是那样坚定,向叶修传达“交给我们”这样的信心。


       包子抢上前抓住叶修的手上下使劲儿地晃:“老大你安心地去吧,我会想你的!等我们以后带着冠军奖杯去看你啊!”


       叶修扶额,“包子啊我就是退个役,不用这么生离死别的。”


       魏琛一把拍向叶修后背:“别这么绝情嘛你学学人家包子多直接,哎,要是太惦记咱们了记得有空帮我们抢几个boss啊。”


       “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压榨剩余劳动力,你好意思吗?”


       “能用的资源就尽可能地去利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沐橙,我真是看错你了。”


       “多谢夸奖,嘻嘻。”联盟女神笑得一脸无辜。






       寒烟柔和战斗格式双双进入比赛用图。


       刚进入比赛,频道里立刻有消息跳出来。


       “不能在比赛里碰上前辈,确实挺遗憾。”


       抢先开口的居然是邱非。至于这个前辈指谁,他没说,唐柔没问,可那一日在场的兴欣成员们俱是心知肚明。


       “不过就这样输掉比赛,我会更遗憾的。”


       唐柔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真巧,其实我也是。”


       “而且我可是,一直十分期待和你的对决呢。”


       两个战斗法师不约而同地直切中路,一红一银两杆战矛纠缠在一处,如灵蛇一般飞舞。




-「Episode 01」完-




虽然脑内了不少场景,可写出来效果各种不满意,以后有时间慢慢改_(:з」∠)_


ps. 没找到战斗格式的战矛是啥颜色我就随便编了一个……反正黑的红的都已经有了(。


再ps. 蓝雨训练营(接手迎风布阵)的小术士是其他脑洞里的原创人物,这里拉过来跑个龙套w

评论

热度(59)

  1. 苏沐橙霜月花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