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瑟莱/中秋】如果有恋人的话,想要做的事情

小丸子冲锋号:

祝大家中秋快乐昂ο(=·ω<=)ρ⌒☆


以及请大家不要大意地去伊泽太太的那篇中秋“贺礼”文下索,不发he就送玻璃渣馅月饼昂(´▽` )


大学教授X霓虹高中生,父子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_(:з」∠)_


注:


日本放学时间一般在下午2:00到3:00左右,之后都会有社团活动,也可不参加。


——————————————————————————————


如果有恋人的话,想要做的事情


快要放学的时候,窗外下起了雨。


真不巧啊。


Legolas有些无聊地想。


尽管今天不是什么节日,更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但一想到一会儿回去会被溅湿的裤腿,或许还有被风吹得到处乱飘的雨珠飘到自己头发上来的潮湿触感,就觉得厌烦了起来。


“你今天会去参加社团活动吗?”放学的时候,隔壁班的Tauriel跑过来问。她和Legolas一样在高一的时候报了射箭部,这之后两人便一直蝉联全国高中生单人射箭冠亚军。


“不要。”Legolas很快拒绝了。


“可是你没有带伞吧。”Tauriel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毫不留余力补刀的可恶模样。“今天就去参加吧,我带了伞,等结束后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Legolas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说了,“不要。”。


冒雨回去大概又要挨骂了。但还是不想要参加社团活动。


“好吧。”Tauriel耸了耸肩妥协了,“那你拿我的伞回去吧。”在Legolas来得及问“你怎么办”这句话时,她很快露出了一个幸福又甜蜜的微笑,“Kili会送我回去的。”


她往身后不远处瞟了一眼,那里站着一个个子不算高,相貌却算得上出众的男生。装作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却紧张兮兮得不行一直瞟向这边,像是生怕Legolas会抢走Tauriel似的。


谁会那样做啊?就算是一直青梅竹马长大的Tauriel,不也是被他用一块破石头就勾走了么?


Legolas赌气地撇了撇嘴,随口应了一声“哦”,从鞋柜里拿出自己的鞋子。


“你知道是哪把吧。”那边的Tauriel已经跑到自己的男友身边了,一副亲昵的小女生模样朝这边喊了句。


“嗯……”Legolas不被任何人听见地回答了句。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想参加社团活动的原因了。


他看着昔日的青梅竹马和另一个男生满身粉红泡泡地一起走向社团的方向,心想道。并不是他不喜欢社团活动的原因。


也不是,他喜欢Tauriel的意思。


Legolas走到门口伞架的地方,很快找到了那把红得大大咧咧的折叠伞。


只是,让一直那样男孩子气的Tauriel变得小女生起来的,恋爱,是什么呢?


恋人,又是什么呢?


Legolas看了一眼门外虽然已经小了许多,却还是淅淅沥沥在下的阴沉天空,微微叹了一口气。


当然了,他一点也不缺恋爱的机会。从小到大,向他表白的女孩数不甚数,甚至还有男生、工作族或者是性感大姐姐之类的人,都有想要和他更进一步的意思,一副急切的要把他带上床的模样。但Legolas都拒绝了。


那样的恋爱,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恋爱。


那么,他想要的恋爱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到现在还是完全不清楚。完全空白又平淡的恋爱史,还有平淡得让人厌烦的日常。


就像现在,他想要踩过那些水坑,蹦蹦跳跳地,不管校服上会被溅上多少地上的雨水地走回家。可是他还是得让自己走得轻盈优雅,要符合那些人对自己“王子”的称呼,还要像那个人一样姿态优雅矜持。


绝不可以有出乎常规的事情。


这样的生活真是惹人生厌。


“……”


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站在门口已经引起了不少惊呼的人影却跳进了自己的眼睛。


刚刚还在脑海里抱怨的那个人,穿着长长的白色风衣,里头是熨帖的黑色三件套,举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校门口显眼的地方,想也知道是在等什么人。


在等我吗?大概……不是吧。不、肯定不是。Legolas默默地想,这个男人才不会专门从隔壁的大学跑到这里来等他,像以前那种自作多情的事情他可再也不想做了。


“Legolas。”他率先开口了。


看吧。大概是在等某个大领导的时候,看见了碰巧走过的自己才不得已打的招呼吧。Legolas用握着伞把的手指抠了抠伞把上的纹路,低垂着头随便点了点头,就当是回应了。


“我以为你没有带伞。”那个男人说。


诶……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Legolas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和自己差不多完全一样的金色长发和蓝色的眼睛,然后才注意到男人另一只手上抓住的东西。


那不是……我的伞吗?Legolas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中。


“有、有什么事吗?”Legolas在说完后马上恨不得吞掉自己舌头地懊恼起来。这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那个高傲自大,好像从来不在乎自己的人,居然专门来给自己送伞了。


幻觉吗?还是说……做梦呢?自己其实还在房间里睡得死死的,等着烦人的闹钟把自己弄醒来。


“你带了伞就算了。”那个男人大概是看见自己迟迟不说话,很快有些体贴地替他解围。“我正好经过这里,还有些事,先走了。”


可是看起来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


男人的白色风衣都被不少雨水的湿印弄成了暗灰色,头发也是,变成了他们俩都最讨厌的潮湿黏糊的模样。如果不是在这里站了很久的话,不会变成这样狼狈的模样。说不定……说正好经过,和接下来还有事也是骗人的。


“等、等一下!”Legolas在自己来得及在想些什么以前,很快大声说了一句,然后在对方转过头来诧异的眼神里微微红了脸。


“等我一下。”但现在也没有那样充裕考虑的时间。Legolas在扔下了这句话后,很快朝来的教学楼里跑了过去,在把Tauriel的伞重新放回雨架上以后,才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毛毛躁躁了。


这样就必须淋一阵雨才能走到校门口了。Legolas深深提了一口气,用参加校运动会时那样的速度冲了出去,一路上还忍不住踩了不少水坑,跑到门口时,整条白色的校裤已经被溅得湿漉漉的了。


Thranduil果然还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像先前说的“还有事”的模样,看到Legolas一身狼狈湿淋淋的模样也只是深深地皱起了眉,没有像Legolas之前猜测的那样责骂他,只是把手中另一把伞递了过来。


在撑开了伞后,Legolas才真正醒过来了般,突然情绪变得高涨起来。


“在笑什么?”Thranduil撑着伞走在他旁边,另一只空闲下来的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明明都是一副狼狈的模样,他却走得像是在拍雨天的广告大片似的。


“没。”Legolas摇了摇头,嘴角却还是大大地勾了起来,必须抿住唇才能掩饰起来。


“您今天没有开车过来吗?”Legolas扯了扯白色的校服下摆,西装式的模样的确看起来像个小王子。领带上的领带夹因为可以自己选择样式,所以Legolas一直都别着一枚狭长叶子模样的银色领带夹。


那应该是Thranduil送给他的15岁生日礼物,没想到两年后还在被使用,看起来和新的一样。


“不方便。”Thranduil移开了视线,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Legolas应了一声,又很快心情大好地问道,“那我们怎么回去?坐公交?还是坐地铁呢?难不成是走路?”


Thranduil有些惊讶地看着一旁的Legolas心情愉快的模样,在他的印象里,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孩子气的Legolas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Legolas就只剩了一个家教良好,各方面都相当出色的单薄印象,即使在家里时,也永远一副礼貌疏离的模样。


他隐隐约约知道答案,却一直不打算做任何多余的事。


但他还是没有说什么,而是认真地想了想后皱起了眉。“走路。”下学的高峰期,他可是一点儿也不想体会东京挤公交或是地铁高峰的感受。


“哦……”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总觉得在得到这个答案后,Legolas变得更加开心起来了。


忍了忍,Thranduil还是没忍住地开口问道,“你好像……很高兴?”


“诶?有吗?”Legolas转头在雨伞下仰头看着他睁大了眼睛,形状乖顺又湿漉漉的模样,不知道怎样描述的,在那一刻击中了他的感觉。


“因为……”Legolas张了张嘴,又觉得不知道怎样解释,其实自己也不大清楚地又闭上了嘴。


他们沉默地走了一段,Legolas却又很快耐不住地开口道,“那……我们能去书店里看看吗?”


“正好顺路。”Legolas有些焦急又小心翼翼地补充道。


Thranduil下意识地就绷紧了嘴角,心里满是“这是什么请求”的烦怒情绪,张嘴就想直接拒绝。可是在看到Legolas难得的请求眼神时又忍不住软了下来。


直到站在书店里的轻小说专区时,他才挑起了眉,颇为纳闷自己到底是怎样就妥协了的。或许比起著名的“狗狗眼”攻势,对Thranduil来说,杀伤力更大的应该是“小鹿眼”才对。


“你喜欢看这些?”Thranduil随手从Legolas面前的书柜里抽出了一本封壳花哨的书。那上头画了一个穿着筒式泳装的少女,动作勾人,蓬松的长发上还有一朵极大的蝴蝶结,书名则是《碧阳学园学生会译事录》。


“……我知道光看名字您就已经完全不屑了。”Legolas有些脸红地嘟囔道。


发现自己的语气大概有些严厉,Thranduil把书放了回去,微微皱眉道,“我并不反对你拥有一些同龄人的爱好。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喜欢这样的东西。”他一直以为这个孩子和自己一样,满心沉浸在深奥晦涩的史书或是哲学书里。


“哦……”Legolas轻轻点了点头,“我喜欢的东西您恐怕都不知道吧。”他的声音里并没有抱怨,或是难过的意思,而是一种早就把这件事当成最最平常的日常而平静接受的意思。


Thranduil抿起了唇,现在,他感到有些愧疚了起来。这种较为陌生的情绪短暂地影响他的情绪,让他颇无异议地接受了接下来Legolas的提议。


这之后,他才知道,这个总是姿态优雅又优秀的孩子,却意外地喜欢看轻小说,看漫画,通常看的是战争与冒险类,但偶尔也会因为几本优秀的恋爱故事感到伤怀。


喜欢夹布偶和玩扭蛋,虽然很喜欢,在这方面却总是很笨,属于白送钱的那种类型。最擅长的是卡牌类的指挥游戏和射击游戏,在离学校较近的那家游戏厅好像已经成了不可攀登的高分神话。最常光顾的是地铁站对面一家叫做“兰巴斯”的小吃店,似乎是把平常的零花钱大部分都花在上头了。


而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从学校到家里的一整条路上的店主好像都认识Legolas,有些是因为常常光顾他们的生意,大部分则是因为Legolas无偿的帮助,像是帮忙修一修音响,教小孩射箭,替老人提菜之类的小事。他们不但热情向Legolas和Thranduil打招呼,还时而送一些热销的点心或是不值钱的精致手工玩意。


Thranduil在大学里教了近十年的书,都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陌生人的这样热情的招待过。当然这也和他总是精贵地自己开车有关。


但这样堪称交际奇迹的事情正是因为Legolas才带来的。


Thranduil神情复杂地看着身边朝店主们露出乖巧灿烂笑容的男孩,意识到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他不知道Legolas喜欢的事情,也不知道他讨厌的事情,更不知道他对每一个人,即使是陌生人的善意与温柔。他仅仅知道的,只是一个Legolas故意展露给他的优等生外表。


而在此以前,他觉得只需知道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这种心情让Thranduil变得苦闷起来,因为一直以来的忽视而感到歉疚。而这份苦闷与歉疚终于让他决定做些什么。


“Legolas。”他叫了一声那个孩子的名字。


“什么?”Legolas正在把手伸出伞外,试探着雨还有没有在下而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我很抱歉。他想要这样说。


“我今天很高兴。”Legolas又露出了刚才那副掩饰不住笑意的模样,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


“……为什么?”Thranduil微微睁大了双眼,完全不能理解地问道。


“因为……”Legolas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收起了伞,头撇过去,看起来软软的耳垂变得有些红。


“……去了书店,去了游戏厅,还有‘兰巴斯’……很高兴。”


这样的事情应该是Legolas经常做的才是。Thranduil有些不解地想到,他不理解这到底有什么值得这样开心的。


“嗯……还、还有、您还帮我送了伞。”Legolas的脸变得更红了,手指紧紧攥着书包的带子,大拇指不住抠弄着一根冒出的线头。


“是吗……”Thranduil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


现在那个问题的答案就明白了起来。


是因为和“您”一起去了书店,去了游戏厅,还去了‘兰巴斯’,所以很高兴。


Thranduil讪讪地闭上了嘴,现在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雨已经停了下来,天空还没有放晴,雨珠留在街边的蓝色和紫色的紫阳花花瓣上颤巍巍地欲坠不坠。但雨停下来的气息还是已经传播了出去,街上的人更多了起来,尽管还是有些人撑着伞,但大部分已经收叠了起来,像下雨前一样重新开始了热热闹闹的生活。街角的猫也从某个避雨的地方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出来,经过他们时全身抖了抖,把不少水珠抖到了他们的裤腿上。


“其实走路回去也不错。”Thranduil突然说了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


“嗯……我喜欢走路回家。”Legolas忍不住偷偷踩了一脚那只猫刚刚走过的小水洼。


“那以后也一起吧。”屋檐下的水不断砸在水坑里,发出清脆的响声,Thranduil低沉的声音混杂在里头不甚明晰地响了起来,“我最近下课时间好像和你差不多。”完全是睁眼说瞎话的类型。


Legolas仰起了脸,像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那个大大的笑容又悄悄地挂回了他的脸上。


“那真是太巧了。”Legolas一副故作平静的模样说。


他决定下次也不参加社团活动了。


当然,这回与Tauriel整日的秀恩爱完全无关。


——————————————————————————————


诶,好乖昂v(。>ω<。)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