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挣扎

韩雪临_孙翔女票:

一.




在旧金山见到叶修绝对是件意想不到的事。




那时候苏沐橙刚下课,正在和教授讨论一个课题的内容,而后他的电话就“及时”地打来了。教授是个幽默的小老头,眯着眼睛朝她笑了笑:




“男朋友电话吧,等会儿下午的课结束再来找我继续讨论。”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苏沐橙待在原地哭笑不得地接起电话:




“喂?叶修?”




“沐橙,在学校?”对方显然是明知故问。




“不然我还能在哪儿?”侧过头夹住电话,沐橙腾出双手来整理资料,“有什么事吗?”




“我在旧金山,出来碰个面吧。”对方所处环境似乎有些嘈杂,沐橙分了一根神经去分辨他所处的环境,结果就慢了一拍回神。等到“好”字出口以后才想起来:




“你在旧金山?”




 




叶修是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在空军学院的同学,认识苏沐橙的时候,她还在洛厄尔高中上学。后来慢慢的就熟悉起来了,而且沐橙和叶修比和苏沐秋还要热络,为此苏沐秋对叶修很是怨念,每年校内体育比赛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和叶修站在对立面竞争。




毕业以后,两个人都去了USAF。苏沐秋因为还有涉及到研究方面的一些工作,所以苏沐橙更多的都是由叶修照顾了。这次沐橙因为专业问题,和苏沐秋难得有了一些争执,苏沐秋干脆跑去佛罗里达州的哈尔伯特营地去完成一项研究去了。正好叶修这段时间休假,于是就来旧金山看苏沐橙了。




在渔人码头的码头酸面包厂的楼上,叶修给她点好了酸面包和海鲜汤,看着外面的海景等她过来。苏沐橙心情有点愉悦,有些时候没有吃到酸面包了,有点想念。她几乎是蹦跳着过去坐在叶修对面的,拿起小熊形状的酸面包,撕下那只可怜的戴着蝴蝶结的耳朵塞进嘴里——这是一只女款的小熊酸面包。




“怎么想到回旧金山来了?”




“休假。”叶修伸手从她手里掰了小熊的一条胳膊,扯开了话题,“你哥让我告诉你,专业的事你喜欢就好。”




一听到这个不想提及的话题,苏沐橙嘟了嘟嘴:




“算了,反正我都把申请书丢掉了,以后你们可别觉得看着我这张脸厌烦啊。”她现在在旧金山州立大学学的是广播电视,以后多半也是在电视台工作。她现在其实在学校的媒体中心做节目,因为人长得好看直接被拉去做了主播,也在旧金山当地电视台进行实习,很有可能以后就吃这碗饭了。但是他们怎么会看着她厌烦呢,巴不得天天看到呢——在电视上也好的。叶修笑了笑:




“忙么?”




正在喝海鲜汤的苏沐橙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




“还好?我今天课题刚过一阶段,短时间内应该没事了。怎么了?”




“出去玩玩?”




苏沐橙咬着汤勺眨巴眨巴眼睛,开始上上下下打量她对面坐着的这个人:




“你是叶修吧?”




这回轮到对面的人疑惑了。




“叶修怎么会和我说他要出去玩玩?”作为一个一年到头都在天上飞或者各个地方跑的美国空军伞降救援队的一员,一回来巴不得是赖在家里好好休息几天的那种,哪还有心思出去玩。




“偶尔我也想出人意料一下。”




苏沐橙摊了摊手,她才懒得在这种问题上较真。既然他难得想去,就去好了。




“去唐人街?”




二.




楚云秀看着眼前的数据波动有点激动,又有点忐忑。她跟随教授研究这个预测地震的课题已经很久了,前不久出了成绩,按照他们发现的规律可以预测接下来的地震了。但是,那本关于这个发现的学术书籍并没有多少人支持。教授自己掏钱出的书,最后还有1000多本积压在他们的研究室里头。




现下她正在看从检测站传来的圣安地列斯断层的震感波动数据,和他们原先根据规律推算出的数据基本一致。她立即抱着电脑就闯进了教授的办公室,教授也很兴奋,和她说:




“如果这次的数据符合,那么就意味着我们接下来确实可以预测地震了!”




云秀的眼神也是发亮的:




“教授,我们要试试么?”




“你是想去断层那边检测数据?”教授看了自己带出来的学生的神情,也有点受感染。按照检测站传来的数据来看,现在的地层运动并不是很强烈,影响不是很大。如果能验证这个规律,那么以后的地震就可以及时预测,带来的损失就小了。想到这里,他立即就同意了云秀的要求,“整理一下,我们去胡佛大坝。”




 




胡佛大坝距离洛杉矶还是有些距离的,大约是在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西北部的交界处。从地图上看的话,从拉斯维加斯出来东南方向大约40公里的地方。




楚云秀开着车从93号洲际高速公路上直接开上大坝,车停靠在大坝边上和教授两人带着仪器就上了大坝。白天总是有很多游人在参观大坝的,还可以到大坝的顶端去领略一下风光,不得不说这个景色还是非常壮观的。这个大坝在修建的时候牺牲了很多的工人,建立在生命之上诞生的建筑,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很多冲击的。




楚云秀抱着仪器从大坝工作人员定期进行检修的通道下去,去稍微靠近地表运动层的地方进行数据采集。教授则在上面收取数据查看情况,很快从云秀那边传来的波频数据表明,他们的规律是正确的!两人通过对讲机分享了这一个喜悦的结果之后,云秀表示想要再采集一段数据,带回去作为论证的论据。教授在对讲机这头笑:




“不错的习惯,我觉得你很适合做研究啊云秀。”




窝在通道里一边看数据一边听对讲机的云秀应道:




“适合做研究的话,下个课题再带我一起啊。”




“那是当然,带你做课题轻松多了……”话还没有讲完,教授只觉得自己身形晃了晃。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兴奋过头了,以至于人都站不稳。而后,专业素养让他立即反应过来,这是地震的前奏。随即,对讲机那头也传来了云秀的惊呼:




“教授!波频!波频越来越大了,数据越来越高了!这是……要发生大地震了!”




“哦我的天哪……”教授只是惊了一下,就立即对那头吼,“云秀!你快从下面上来!快!”然而话音未落,巨大的摇晃带着大坝都开始震动,整个地表层以肉眼可见的加速度在做着振幅运动。在大坝上观光或是路过的人都显然感受到了这点,不少人已经连滚带爬地向着四周的安全地带跑去。




大坝震动的越来越激烈,已经开始出现断裂。1933年浇筑下的混凝土,在地震的作用下不断的从表层剥落下坠,落入科罗拉多河。而因为剥落出现的空隙,在地震作用下,又导致新的断裂,产生新的碎块,不断掉落重复着。眼看着大坝要因为断裂被米德湖水库的水冲毁,云秀从通道摇摇晃晃爬上来,冲着一边的山体跑去。




“云秀!快一点!!!”已经看见她身后在不停断裂坍塌的大坝的教授,冲着自己得意的学生大吼着。云秀拼命跑着,在和身后的塌陷比着速度。几乎是她脚刚迈过的地方,在她离开后就立即塌陷下去。当她整个人扑倒在安全地带的时候,身后的大坝几乎是同一时间,被米德湖水库积蓄的水冲毁了。




存在了近百年,耗费了巨资和人力的水利工程,就在自然灾害面前毁于一旦了。胡佛大坝是拉斯维加斯赖以生存的工程和建筑,自此之后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和精力去重建这个设施,才能恢复其本来的面貌。




站在安全地带的师生二人看着下方汹涌奔腾的科罗拉多河,却觉得这一切并不仅仅是如此。




三.




苏沐秋刚走出研究室打算去给自己的妹妹打个电话道歉,作为自己完工了的奖励的时候,就被上司命令去胡佛大坝参加救援。




“地震?”这一代似乎已经有100多年没有再发生过地震了,于是又要发生地震了么?幸亏是发生在米德糊附近一圈,对拉斯维加斯的影响也并不是很深,但是估计对西部沿海也会有不小的影响,回头问一下沐橙那边的情况。




虽然这么打算着,但是一直到他被委派送两个地震相关研究的科研人员回洛杉矶加州理工学院,都没有实现。说到这两位科研人员,他有些意外。接到委派命令的时候,上面表示这二位是地震相关学科研究的专家。其实一个是专家,一个专家的学生。他们从一上他的直升机开始,神情就非常的严肃,一路上却没有什么交流,仿佛是各顾各地思考着什么。直到飞机降落,停在洛杉矶的营地后,他二人还没下飞机几乎就是同时出口:




“哦上帝啊!”




——实在是吓了苏沐秋一跳。




而后他就看到那个女学生拉着教授的衣袖,激动地问:




“教授,是不是我想得那样?”苏沐秋下意识的去看那个教授,他倒想知道,仅仅这么一句不明不白的话,他能回答出些什么。但是那个教授还真的是回应了:




“我们想法是一致的,我们得先回研究室调出检测站的数据先再下定论。”而后就匆匆谢过苏沐秋,带着自己的学生坐上了研究室过来接他俩的车。楚云秀上车前注意到他看着他们离开的眼神,出于礼貌冲他笑了笑后上了车。




虽然没能明白他们刚才那个反应的意思,但是苏沐秋本能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只是眼下他一个外行也参与不了什么,还是先去营地里头休息一下再回胡佛大坝的救援点去工作吧。




 




叶修觉得再也没有什么比明明在休假在约会,却被地震一搅和全没了这件事倒霉了。现下他就想把远在拉斯维加斯那边兴风作浪的地震,拎出来谈一谈人生。然而之后自然灾害总会告诉你,你算老几?在它的力量之下,人类太过渺小,只能努力挣扎着在这份威严之下存活。




第二天一早,叶修在旧金山营地报道,整装完毕起飞预备前往受灾区救援。然而起飞后没多久,就传来了洛杉矶一带发生了地震,随后蔓延到了旧金山。




从洛杉矶营地起飞的苏沐秋显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掉头就是想飞去旧金山。但是在经过洛杉矶的时候看到下面的情况,职业的本能让他不能轻易放下这些受灾群众不管,于是只好在这个区域徘徊伺机进行救援活动。




无论是洛杉矶还是旧金山,抑或是范围内的大小城镇,地表强烈的震动,让所有钢筋混凝土建造而成的建筑物,都在不断的坍塌损坏。还在建筑里头的人类,都在不断的推搡逃跑着,企图躲避灾难带来的死亡。




苏沐橙今天在旧金山的电视台工作,却碰上了这一次强烈的地震。她在电视台大楼的顶楼演播厅协助录制节目,震感袭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一窝蜂地冲出去,她愣了几秒先跑到桌子底下,掏出刚顺手摸到的手机给叶修打电话。




“拜托了……快接电话……”一边注意着地震情况,一边在心里默念着电话快些接通。




“喂,沐橙。”索性叶修看见是沐橙的电话,立即接通,询问的语气中还带着些许紧张,“你在哪里?”如果是在学校就还好,学校建筑的防震效果比较好,大面积平坦空地也多,不会轻易出现伤亡现象。




“我在电视台顶楼的演播大厅。”她快速地解释着自己的位置和情况,“这里地震了,大楼都在摇晃感觉要塌了。”




一听到她在顶楼,叶修感觉自己的脑子先是“嗡”了一下,而后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迅速冷静下来,虽然在心里骂了句“见鬼”,但是还是同电话那边的她说:




“快去楼顶的天台,我去接你,快!”最后一句几乎是喊出来的,他知道她现在还能安然的给他打电话一定是找准地方躲着了。但是毕竟是顶楼,如果电视大楼坍塌,那她必然会随着掉下去。一想到这个后果,就想都不敢想下去。手上几乎是下意识的去操纵飞机加速行驶,他现在只想尽快赶到那边去——在大楼坍塌之前!




苏沐橙摇晃着,摸着墙壁前进,去走廊尽头的消防通道上去。大楼一晃,她顺势靠在了一扇门上,门把不小心松了,门一打开外面已经是空的了。原本在这里的演播厅完全消失,被地震震落砸在了下面的平地上,顺势带走了些许人命。而她还有一个同事,此时正挂在下方的一根钢筋上,嘴里还拼命喊着“救命”,却不过是徒劳。最终,被一块从上而下的混凝土砸下去。沐橙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回忆着哥哥和叶修曾经教过给自己的救援知识,逆着人群而上,到达已经缺了几个角的天台上。




从上望下去,下方是一片混乱。人们尖叫着,蹦跑着,挣扎着,逃离着。仿佛是上帝同人类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随手降下了灾难,看人类如何在这个自己熟悉的打造的社会挣扎生存。在灾难面前,利益与生命,哪一个会是人类的抉择。人类的文明与创造,在天灾面前又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其实人生在世,谁又不是挣扎着生存。只是一切安好的时候,我们在自己给自己的历练与障碍中挣扎成长;天灾降临的时候,我们在上天施予的惩罚当中挣扎活命。




苏沐橙正在俯瞰下方,突然感觉余光一暗,转头就看见电视台边上的大楼正倾楼而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她矮身抱住自己的头,以避免头部受到创伤。而后,这座大楼擦着电视台重重砸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灰霾,带起了一阵上升气流。电视台也受到影响再次摇晃,坍塌了半边楼房,天台也已经跌落的只剩一角。




这时,叶修驾驶着直升飞机出现了。




四.




苏沐秋的飞机被一座大楼掉落下来的碎石砸到了,不得不熄火让其自行降落。情急之下,选择在了一处大商场的停车场落下。结果正好在这个时候,好死不死冒出一个扛着一大堆显然是从商场里拿出来的货物的人,他一句“见鬼”直接甩出口,将飞机的手柄往左一掰,整个机子就冲进了商场。




机油从上滴落,淋了他一身,他翻身下飞机顺手在商场的衣架上面取了两件衣服替换。从商场里传来隐隐响起的枪声,意味着这个商场已遭受到暴动分子的侵占,此时此刻正在商场里头对货物进行掠夺。想到这里,苏沐秋将目光放在了停在在停车场的车辆上面。虽然说搁在平时来讲是偷窃——好吧现在也是偷窃——但是眼下情况特殊就另当别论好了。




于是他猫下身,沿着草坪迅速移动,每碰到一辆车就拉一下它的把手看是不是开着,同时注意着商场方向的情况。然而这一路移动过来摸到的车,都是锁着的,时间紧迫身边也没有可以用来开锁的东西。然后他微微偏头,就看到了一辆车门大开的小货车。




“幸运果然还是眷顾我的。”苏沐秋颇为愉悦的冲到车边,就看见一个人从另一头也窜了过来。刚想动手就发觉是个熟人,“楚博士?”




楚云秀闻声定睛一看,发现是那会送自己和教授回洛杉矶的伞降救援队的队员。刚想说什么,对方就催促她快点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她利索地爬上了座位坐好一转头,就看见一把格洛克手枪抵在了正在给车子打火的苏沐秋头顶上。




“苏……”话还没说出口,苏沐秋就抬手示意她不要动。她有些紧张,她今天不过是出门来商场买点东西,结果先是遇上了地震后是遇上了暴徒洗劫商场。但是现下她碰到了苏沐秋,突然就觉得安心了。至少这个伞降救援队的队员,能够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兄弟,这车可不是你们的。”拿着枪的家伙另一只手还拖着一堆的货物,仗着有枪在身得意洋洋。




苏沐秋心里嗤笑这个完全没有警惕感的家伙,猛一伸手夺过枪支直接往他脑门上砸,干净利落地把对方放倒了:




“也不是你们得。”本来就是这群暴动分子偷来的车,他再偷一下又怎么样了。说完理都没理已经趴地上的家伙,迈上了车子关上车门,打着了火启动了发动机就开出去了。而地上那家伙的同伙刚拉着货物从商场里头出来,就看见开走的车掉落一地的货物,和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伙伴。




车子绕开了建筑物繁杂的道路,往乡间路去开,两边都是田野也避免再一次发生地震被建筑物砸到的危险。苏沐秋看着前方的路问她:




“楚博士怎么在这儿?”




“叫我云秀就好,我只是出来买点东西。”云秀掏出手机正在试图联系上研究室。




“那么现在呢?打算往哪儿去?”洛杉矶遭遇了地震,很多地方都没办法过去,也不适合过去。眼下最好的就是能够往东边撤离,防止余震带来的二次损伤。




“我要回学院。”云秀一脸严肃地说,“我想我需要回去帮助教授把我们得研究成果告诉民众们。”




也许是察觉到了她语气中的严肃,苏沐秋问她:




“按照你们的研究成果还会发生什么?”




“我们研究出来了规律,结合我们还能运行的检测站检测到的数据来看,接下来还会发生地震。不是余震,是新一波的地震。而且震级要比前一次高的多。现在人们恐怕都以为地震已经告一段落了,然而远远不止如此。如果不加紧时间撤离的话,只怕带来的损失会更多……”话音未落,苏沐秋突然一个急刹车,吓得楚云秀尖叫了一声,“你干什么?”




然而苏沐秋没有应她,只是抬起下巴点了点前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楚云秀看见了前方巨大的断裂层。




“哦上帝啊……”她走下车,看着整个断裂塌陷的地面,有些怔忪,“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如果不赶紧把消息公布出来的话……”作为一个救援队的成员,苏沐秋自然知道这个灾害会带来的后果。更何况,旧金山那边的情况恐怕要比洛杉矶还要严重。而且,沐橙还在那边。叶修只怕也被召回队伍了,她现在的情况他一无所知,说不担心又怎么可能?




回过神,发现楚云秀已经在车子边上喊他了:




“别发愣了,这边不能走我们恐怕得绕道。尽快赶回学院去!”




“这边还有70公里要绕,恐怕很麻烦。”苏沐秋看了看眼前的断裂带,回过身走到车边,“我知道这边应该有地方有飞机,走吧。”




 




叶修将直升机原地悬空飞行,走到舱内,将吊篮放下去:




“沐橙,快过来!”




苏沐橙早在看到飞机的时候就一直摸索着坍塌的天台向高出爬去,钢筋混泥土已经成为了一大片的碎石,她踏着它们起起落落,就像走过千山万水只为到达他的身边。脚下踩着的,是上帝的震怒,但是她不怕天灾,因为他在这里,就在她面前。




而正当苏沐橙离吊篮越来越近的时候,电视台大楼内的设备因为相互挤压电流泄露的缘故,发生了爆炸。整栋大楼都在晃动和下坠,沐橙显然也是察觉到了这点,手脚上的动作更利索了些。翻过了竖直的巨石,跨过了凹陷的电梯口,热浪在脚后跟处妄图舔舐她,将她吞噬。可是她不会就在这里认输,不会就在这里停下脚步。人与天斗,就是在这样接踵而至的灾祸中,挣扎着去换得生存。




叶修感觉自己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参与救援多年早已是队里首席的他,从来没有哪一次的救援让他这样抛弃了自己所有学过的知识和良好的心态。眼看着沐橙就要抓到吊篮,一次巨大的爆炸掀翻了整个天台,溅起了无数石灰,造成了一片灰霾遮掩了视线,直升飞机都被爆炸产生的上升气流震的往边上移了移。等灰霾渐渐散去的时候,叶修赶忙将吊篮拉上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沐橙还在,沐橙一定还在!




在看到吊篮倾斜的那一角的时候,灰霾还未完全散去。此时两种完全相反的巨大情绪共同冲击着他,再往上一点,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择一知晓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他竟然有点不敢知道答案。但是很快的,答案就自己冒出来了。




“叶修,快点拉我上去,下面好呛……”沐橙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一颗悬空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他朝她伸手,看着她把手搁在他手心里,拉她上来把她圈在了怀里。




“没事了,一切都好。”他拍拍她的背,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去前面左边的位置坐着,我马上过来。”




“嗯。”看着沐橙去坐下以后,他收了吊篮关闭了舱门,立即驾驶直升机离开这里。周边的大楼还在不断的坍塌,放眼下方似乎又是一波震动。无数的人在仓皇奔逃着,又有无数的人在奔逃之中没能逃过死神的降临。




苏沐橙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就听见边上人问她:




“怕么?”




“不怕。”干脆的没有一丝犹豫。叶修转头看她,对上她笑吟吟的脸庞,“因为,有你在啊。”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庆幸,她的哥哥和男朋友都是从事这份职业的人。也许曾经暗中埋怨过他们陪伴自己的时间少,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能够理直气壮的去相信自己能够平安无事。他们在,自己理所当然的信任他们;他们不在,自己也有足够的底气去保护好自己。




“不错,没有白教你。”从看到她的时候,叶修就知道,她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天台这样的塌陷,但是她全身上下除了灰尘以外看不见任何的擦伤,行动利索也证明了没有伤到任何筋骨。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一直都是。




五.




苏沐秋看了下仪表,估算了一下距离,让楚云秀看一下飞机。




“你干嘛?”楚云秀从来没有驾驶过飞机,突然让她看飞机说不慌张一定是假的。




“准备跳伞。”




“跳、跳伞?!”她眼睛睁得大大的,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我……我没有学过跳伞……而且我们为什么要跳伞?”他们明明在飞机上飞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跳伞?




“这边都是建筑物没办法降落,燃油耗尽我们就只能冲进太平洋了。”苏沐秋一边解释一边穿戴好了跳伞用具,看向还在原地的楚云秀,“别愣着了快过来,我们需要在加利福尼亚公园那里降落。”




楚云秀走过来看着他给自己撞上伞,然后才结结巴巴地说:




“可是……我不会……”




“没事我带你。”说着把自己的扣子和楚云秀的扣在了一块,把她圈在了自己怀里打开了机舱的大门,“准备好了么?”




“喂,你看我这像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只剩下因为苏沐秋跳出舱外而造成的尖叫声了。




上升气流冲击着他们因为重力而不断下降的身躯,为了控制降落的方向,苏沐秋只得按住楚云秀的手,让她别乱动。找准了时机先放出了白色的小伞,作为一个缓冲去进行方向的控制。随后找准了时间点放出了大伞,最终两人安全着地。




苏沐秋解开了扣子,将降落伞脱落。楚云秀吸了一口气表示:




“感觉太棒了!下次我也要去学跳伞!”和刚在机舱里那模样完全不是一个人!苏沐秋内心默默的无语了一下,但是看着这姑娘眼中熠熠的光辉,不知怎么的竟然像是受了感染。仿佛降临在这片大地上的灾祸没有发生,而他们只是来享受这跳伞带来的刺激和喜悦。




当然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太长,楚云秀立马想到了自己来这里的任务:




“我们赶紧走吧,学院就在这里对面,过这条街就是。我们需要借助媒体中心侵入电视台把消息传达出去,不过入侵这事儿,不知道有没有计算机系的同学在……”她边跑边自顾自的说着。




“你要入侵电视台?”苏沐秋抓住了重点。




楚云秀没明白他突然问这点的意思:




“嗯,媒体中心能控制的只有学校里头的电视。我们需要入侵到电视台通过卫星来发布这个消息……”等等,这个人既然这么问了,“你会?”




苏木秋不置可否:




“偶尔需要用‘黑’技术去做点拯救人类的事,快走吧。”




 




叶修和苏沐橙从旧金山飞出来,往东边去,预备去佛罗里达州找苏沐秋。苏沐橙看着叶修拨号无果,托着腮帮子问他:




“打不通电话?”




“我估计他也被派出去救援了,但是机子的联络器没反应可能没有在飞机上。”




沐橙一听顿时就紧张了:




“不会……有事情吧?”




叶修转身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宽心:




“没那么容易出事,只是联系不上。我们先去佛罗里达,再做打算吧。”他知道他们两兄妹从小相依为命,苏沐秋对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他也相信,那家伙没那么容易就出事的。




才这么想着,联络器就传来了声响。叶修瞄了眼就立即接通:




“沐秋?在哪儿鬼混呢,机子都丢了。”




“飞机砸在商场里了,不丢着我还扛着它回总部修么?”说着立马切入主题,“沐橙在哪儿你知道么?”




叶修笑着斜睨了眼身边伸长了耳朵想听他们对话的姑娘,把她那边的通话频道也开了,就听她立即应上去:




“哥哥!”




“橙橙,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没有,哥哥我很好一点事都没有。你呢?你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我刚好像听说你的直升机砸商场里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自己妹妹真不愧是学传媒的,说话提问和机关枪似的,还偏偏每发子弹都打中要害。苏沐秋有点哭笑不得,但是还是立即回答了:




“我在洛杉矶的加州理工学院,我没事。机子的事说来话长,等我们见面说。我在这里听地震预测的专家说,这一带还有一次大型的震动,你和叶修先去佛罗里达,我在这边的事情弄完了就过去找你们。”




苏沐秋是边打电话,边控制电脑,帮他们侵入电视台的,这一番话说完正好完成了任务。他敲了敲用来隔离演播厅的玻璃,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了。同时也和电话那头的妹妹说:




“听话,先去安全的地方。我爱你,橙橙。”




“嗯,哥哥,我也爱你。”




坐在一边的叶修关了通话频道,还觉得自己的牙根有点酸,这一定不是前几天酸面包吃多了的结果。当然这都不是重点,他直接操纵飞机拐了个弯,嘴上还是问了一句:




“去旧金山?”




知她者果然非叶修莫属,苏沐橙笑:




“嗯,我们去接哥哥回家吧。”




随后,从加州理工学院传出来的有关再一次地震的消息,在整个圣安地列斯断层上的城镇里头传开了,洛杉矶旧金山等大城市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撤离。而再一次到来的巨大地震,引发了北美西部地区的大海啸。尽管进行了及时的撤离,但是还是造成了不少的人员伤亡。




这一次大型的地震过后,圣安地列斯断层的断层面加大了,但是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大型的变动。只是受其影响的城镇,尤其是西部两大城市,都需要进行工程浩大的重建工作。




但是不管怎样,人类都没有被这次的灾难打到,即便是伤痛与死亡围绕着他们,也依旧是苦苦挣扎着,存活了下来。而在未来迎接和等待着他们的,还会有更加光辉灿烂的未来。




 




 




写在结尾:




终于把这篇文给修改整理好了,调整了很多语言上的问题,但是是把人物放进他人构建好的世界观里头,难免会有点违和。我尽量把他们融合在一起,希望看得时候能减少大家的违和感。




这是第二篇——第一篇是《玉门风》——根据大片的世界观来写的文了,那天只是和室友出门缴科目一的考试费,然后不想那么早回去就去看了《末日崩塌》。其实那个剧情并不算很新颖吧,但是特效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还是非常棒的。当时看到强森演的雷,把自己的前妻就上来搂在怀里的时候顿时就想到了叶橙二人——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脑回路就是这么奇怪。而后就想写这样一篇文,虽然《玉门风》那玩意儿都还没有完。




但是写的时候也发现了很多的问题,《末日崩塌》毕竟是发生在美国西部城市旧金山的故事。我替换的人物是典型的中国人,语言风格上面就有很大的障碍,我不知道是写的翻译腔一点好还是中文化一点好,于是就变得不三不四了。而且对于旧金山洛杉矶胡佛大坝的地理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后来就是开着谷歌地图一点一点搜索过来的。希望真正的国外党包涵一下~




文中提到的学校(包括洛厄尔高中、旧金山州立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美国空军学院)机构(主要指美国空军伞降救援队)饮食(码头酸面包厂)都是确实存在的,学校除了加州理工学校都是我自己找的,洛厄尔是旧金山的名牌高中,私心想让沐沐做一个学霸~伞降救援队这个是我改的梗,《末日崩塌》里头雷他们所在的是消防部空中军队的飞行员,但是我查阅不到这个的相关资料不敢妄写,所以就找了和救援有关的隶属于美国空军的伞降救援队,也算是没有太大偏差了。而因为是空军就让叶修和苏沐秋干脆的去了美国空军学院了,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院校,我感觉挺适合他俩的。至于码头酸面包厂,有机会去旧金山玩的小伙伴们一定要去那里尝试一下地道的酸面包和海鲜汤。据说去了旧金山不吃酸面包就和去北京没有去看长城一样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这家的酸面包的好评率很高,应该还是非常不错的。位置也非常好找,就在渔人码头那里,那一带风景不错,美食也很多。




最后,不管文章本身怎么样,还是感谢看到这里。我总是习惯又矫情又累赘的去叙述,想把更多东西传达给大家。虽然这文是借用了大片的世界观,但是同时也是包涵了对灾难本身的一些看法吧。而且患难见真情什么的,这个梗也很萌不是吗?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个文里传达给大家心意,如果能传达到就最好了。




以及大概考试结束以前不大会更文了,截止到7月3号为止吧应该。当然《血腥初愿》应该也许大概还有会更吧,大概。还是谢谢大家的阅读,三鞠躬~

评论

热度(52)

  1. 苏沐橙韩雪临Yukir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