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 弓凛 ] The Dawn with U

スー:

※ TV 18话~~扩里) 展 (番) 剧情   


※ 18话の口粮应该很丰盛吧,想必有不少太太写了~~


作者平时没有什么时间看文,总是安静如鸡地上班,加班,凌晨码字~~


然而不难想象~~这篇极有可能是~ 众多18话衍生文当中,最绅下)流)の一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先跪为敬_(:3」∠)_


———————————————————————————




在凛睁开双眼以前,Archer刚把她绑到椅子上不久。


 


他原本是将她的上身搁在自己大腿上的。她睡得很熟,呼吸均匀地洒在他的周身。倚着沙发,他抚着她的脸庞,和头发。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她,坐了一整夜。


 


当东方的天空露出了第一抹鱼肚白时,凛在Archer的大腿上翻了个身。


 


大约,是要醒了罢?


Archer将她轻轻地抱坐起来,替她捋了捋衣摆和裙角。


 


他琢磨着:总该,得有个绑架的样子。


 


墙根边立着把好看的椅子。椅面和背靠上都嵌着软包,坐起来感觉必定不会太差。


Archer抱起她踱过去。将她放下时,手上已然多出一条投影好的绳子。


 


仔细将她绑好后,Archer又耐心地调整了各个绳结,松了松绳圈。他仅是想恰到好处地锁住她,又不希望这冰冷的绳索勒疼了她。


 


而后,他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看着她。


她总是那么的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啊。


 


不多时,凛睁眼了。她的眼角噙着泪。在她双眼的焦点对上之前,Archer早已翘好了二郎腿。瞥见她眸中的水光,他赶紧把头别了过去。


 


凛恍惚了半分来钟,焦点终究对到了Archer身上。一瞬间,她觉得这幅光景有些眼熟。那不可一世地靠着沙发翘着腿的模样,她必然不是第一次见到。


 


是什么时候来着?


哦,是那天夜里吧。这个笨蛋冲破她家的房顶,从天而降的那一次。


 


鼻子,有些发酸。


 


凛想抬起手来揉揉眼睛,一动身,才发现已然被缚住。


 


……


 


混账Archer,你还真绑啊。


枉我还为你惨兮兮的身世,湿了眼眶。




 


——「你到底想怎么样,Archer?」


——「无论怎么样,都要杀掉士郎吗?」


——「事到如今,你还觉得理想主义是错误的么?」


——「一次又一次地为他人而战,一次又一次地被背叛。」


——「所以,对人类这种东西失望透顶了么?」


——「简直无可救药,让人无法认同——」




 


Archer站起来,笑了笑,没说话。


 


凛一股脑儿说了这么一大串,却没得他几句答复,顿感无趣,亦觉口渴。她咽了两下口水,一抬头,发现一团巨大的黑影,已然压上她的身子。


 


Archer蹲下来,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


 


呵~你在说什么呐,凛?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跟我讲这些大道理?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


 


「和我做吧,凛。」


撅过她的嘴,他的唇齿就要覆上去。


 


「A、Archer、!」


即便四肢动弹不得,但脑袋姑且还算是自由的。为了避开这个吻,凛猛地向后一仰。脖子,切切实实地扭了好大一下子。


 


酸,疼。


肩颈之间传来的痛感,凛没有功夫理会。她将头紧抵在后方的墙壁上,贴得死死的。Archer呼出的热气近在咫尺,他的眼眸深处传递出不好的讯息,令她的身子没来由地一紧,慌了心神。


 


「别躲啊,凛~」


Archer的笑里没有什么温度,他并不着急将她的脸掰转回来。他动手解开那条橙色的围巾,「倏溜」地一下,将它扯下来。她香甜的脖颈,霎时暴露在他的眼前。


 


在动口品尝以前,他又顺便将她衣襟前的纽扣松开了三两颗。


 


「住手~Archer!你疯了吗!」


 


他一定是疯了,她早该知道他是疯了。


 


从他背叛她,又突然反水,到与士郎对峙,将她掳到这里。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为他哭过几回,大抵是算不清了。现在好不容易能够独处,她倒是想跟他好好说上几句话的,只可惜,他早已没了心思。任何话语,都被他视作毫无意义的说辞,拒之心门以外——当然,也包括她的。


 


锁骨间传来湿滑温热的触感,Archer的唇瓣和舌尖像致命的毒药,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凛的理智。她不好再说他什么,因为她一张口,那些隐忍着的喘息和无法连贯的句子,就会毫无保留地漏出来。


 


很快,他探索的区域逐渐扩展到更下方去。外套上所有的纽扣都被他解开了,内里是一件单薄的衬衣,包裹着凛瑟瑟发抖的躯体。


 


你总穿得那么少呐,凛。


即使你现在,用这样憎恶的眼神看着我,却仍然叫我心疼。


在你身边多久了?多少个日夜,多少次陪伴?


多少次,我都想像现在这样,好好地看看你。看看这样,毫无保留的你。


 


他继续去解她衬衣的扣子。解到一半时,凛那原本若隐若现的胸衣已能初窥雏形。然而,他却在这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三两颗冰凉的泪珠,顺着凛的脸颊,滚落到Archer的手背上。


 


你哭了啊,凛。


你哭什么哭?!


你就这么讨厌,我碰你,我摸你吗?!


 


Archer俯下身子,去解开那些缠在凛脚踝上的绳子。


凛正巴巴地掉落着的泪珠子,霎时止住了。她屏住呼吸,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她以为,他心软了,打算就此放过她。


只可惜,她想错了。


 


女人的眼泪,对当下的Archer来说,并不太管用。


 


绳子松开以后,Archer并没有让双脚重获自由的凛高兴太久。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扛上肩头,走向沙发。


 


其间,凛的双腿有过大幅度的踢蹬。但就逃离他的魔掌来说,这显然是毫无助益的。毕竟,她的双手还被牢牢地捆在背后。


 


Archer将她放下来后,一手按住她的双脚,一手开始从容地解自己的裤带。


凛已经吓得忘记哭了,她瞪大双眼直愣愣地盯着Archer,呼吸短而急促。她还在奢望着他能够适时地停下这荒谬的举动。


 


直至Archer拉开她的双腿,扯下她的底裤,他胯间的硬物抵上她的腰腹,她才猛然惊醒:这下,怕是要完了。


 


「你,不如杀了我。」


「杀了我,Archer……」


 


第一句是咬牙切齿地说的,第二句则是带着哽咽。


 


呵~你在说什么呢,凛。我怎么可能杀你,我怎么舍得杀一个这样的你?


 


Archer不想抬眼看她的表情,他害怕自己会犹豫。他扶住凛的腰,专注地抚摸着她细嫩的肌肤,准备进入。他的东西一碰蹭到她,她的下身便猛地缩涩起来。有那么一瞬,她脱离了他的桎梏。


 


「别闹了,凛。我没有时间了,来~」


Archer的语气里是冷酷的劝诱和哄骗,不带一丝宠溺的情绪。


 


一把将她的身子再次拉近,Archer挺腰而上。这一次,他将她的腰肢摁得死死的,绝不会让她轻易逃离。


 


凛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仿若潺潺的流水,顺两颊而下,迅速浸透了那大咧咧敞开着的领口。除了害怕和紧张,更多的,是不甘和委屈。


 


你时间不多了,就要拿我出气?


你时间不多了,就该去做些更有意义的事。而不是跑来这里,琢磨着怎么强|||奸我。


你时间不多了,除了想在这里强|||奸我以外,还想去杀卫宫士郎。


你怎么这么病态呢,Archer?


 


凛自是不会明白,对于时间不多的Archer来说,此刻将她掳到这里来强|||奸她,确实是比「杀卫宫士郎」更有意义的事。她不懂Archer,所以她只能感到绝望。在她还没来得及跟她的膜说声「再见」以前,Archer就趁着她思绪飘荡的空档,及时地贯穿了她。


 


痛,撕心裂肺的痛。


痛到无法出声,痛到几近窒息。


 


那是从下身直逼嗓子眼的紧迫感,从脚尖直达头皮的逼仄感。


 


Archer进去以后,并没有立刻开始动作。凛的双手紧紧地揪住了他的袖口。


而后,很不幸地,Archer就在这时候,抬起头来,看了她。


 


他知道他不该看她的。只要一看到她的脸,他就什么也做不了。


 


「凛……」


 


此刻,Archer正与他最爱的女人合为一体,然而,他却没有得到他想象中的满足感与快感。他有些哀伤,他讨厌看到凛的眼泪,以及,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俯下身子去吻掉她眼角的泪痕。有点咸,有些苦涩。总之,不是能够让他兴奋的味道。


 


凛没有精力再去躲避他的吻,自她被穿透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麻木了。她刻意抑制住自己的声音,不想说话,也懒得去咒骂他。她不想给他任何回应,似乎连反抗,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凛,凛~你看看我,跟我说说话吧,凛~」


Archer特意抽动了两下,试图唤起她的自主意识。


 


自是毫无起效。凛不会让他就此得逞,她把自己绷得紧紧的,即便因他的抚弄而燃起些许情欲,她也不愿轻易向他展露。


 


「凛,我不许你恨我。谁都可以,但只有你。无论怎样,你都不能恨我。」


 


一个延绵而悠长的深吻过后,Archer将自己的下身退了出来。他将她抱起来,撤下禁锢着她双臂的绳索,让她坐到他了的腿上。


 


凛这会儿脸上的泪渍已经干了,被他搂着一动不动。她瞥了一眼二人身侧的沙发上留下的两三滴血迹,目光登时变得犀利起来。


 


「你不是想要我?」


凛的声音在Archer的耳畔冷冷地响起,语气里读不出任何情绪。


 


「嗯。我要你。」


Archer含住她的耳垂,舔吮着她的耳根。


 


「我给你,Archer。」


「——嗯?」


 


Archer停下来,看着她波澜不惊的侧脸。


 


要过了,凛。


方才,足够了。


我不要看你哭,我讨厌你在我身下哭。


你只需要像现在这样,乖乖地待在我的怀里,让我抱一会儿。


一会儿。就一会儿,便好。


 




「我和你做,Archer。」


「我不反抗,也不挣扎,你想怎么做,我都配合你。」


「所以,你放过士郎吧?」


「……我可以和你做任何事,只要,你不杀士郎……」




 


凛想要赌一把,这大抵是殊死一搏了。赔上自己的身子,若能救一条人命,倒也算得上是一桩值当的买卖了吧。


 


她被Archer从后面搂着,看不见Archer脸色的变化。


 




——凛啊,你为什么,非得激怒我呢?


——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你又为什么,总要提他呢?


——让我好好地爱你,就那么难吗?


 




猛然间,毫无征兆、毫无防备地——Archer凶狠地将她扑下,摁倒在沙发上。他一手压住她的头,一手锁住她的两个手腕。就这么,骑上她。从她的背后,再一次,深深地,穿透了她。


 


那一下子进去,凛自是疼得叫出了声。她的泪腺像是崩坏了一般,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全面崩溃决堤。


 


Archer在她的身后忘我地抽动。他总要先完完全全地退出来,再完完全全地没入。每一下,都无一例外,执拗而决绝地,突至她的最深处。他甚至拉起她的手臂,逼着她跟他一起动;他摇撼着她单薄的身子,疯狂地索要着她。


 


凛麻木地任他摆弄,机械地迎合着他。


她别无选择。当下,她只能是案板上的肉,任他刀俎。


 


她不是刻意要哭的。她也明白,哭,没有用。


那些清莹的泪水,像是被他硬生生地从她身体里挤出来似的。


 


她并非毫无感觉。在她内心深处,对他的触碰亦非完全的抗拒。若不是在这样的境况下这般突兀地结合,或许,她不会将此视作一种伤害。


 


渐渐地,她习惯了他的节奏和频率。她会跟着他动,她愿意配合他的步调去做。她在想,你高兴就好了,Archer。到此为止吧,就在这里结束。只要你能满足,你能如愿,你能不再想着去杀什么人……


 


 


 


后来,Archer统共在她的体内释放了三次。


即便他不承认,凛也不难看出,他确实十分疲乏了。


 


正如他所说,他的魔力已然枯竭,又是那样真切地看着凛坐了一夜,这会儿又那么胡来地大干了一场,能量的消耗是不容小觑的。然而,现下成为「无主游魂」的他,除了等以外,别无他法。


 


「亲亲我好吗,凛。」


伏在她身上,Archer凑过头去,向她索吻。


 


凛搂住他沉重的身体,仰起脸,在他的额上轻轻印下一记吻;见他舒服地闭上眼,凛又温柔地拨弄起他额前微乱的白发,任他将脸贴近她的胸腔,聆听她的心跳声。


 


如果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只可惜,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它是那么地公平、公正,正直得令人心寒。


美好的童话落幕之时,魔法便即刻失效,不容片刻的迟疑。


 


Archer从她的身子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眉心和太阳穴。


待他清醒许多以后,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拎过凛的一只手臂,Archer扯出一个冷冷的笑,对她道:


 


「走吧,跟我去办正经事。」


「嗯~?什么?」


 


凛还没有从方才那短暂的温存幻象中回过神出来,氤氲着雾气的眼眸迷离地望向上方的他。


 


「呵~去杀卫宫士郎啊,凛~」


 


……


……


!!!


——什么?!


 


凛想叫Archer去照照镜子。他一定不知道,他漫不经心地说出这番话的嘴脸究竟有多可怕。


 


你是魔鬼吗,Archer?


 


「为什么还要杀他,Archer!你不是已经跟我——」


 


「喂喂,大小姐~」Archer轻笑出声,打断了她。




 


——「你不会真的那么天真吧,哈~?」


——「你真的以为,我会因为你那样献身,就放弃一直以来想要杀他的念头?」


——「呵~我可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


——「在那种情况下,你觉得,你具备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不过话说回来,你对他,可真够好的啊。你是不是为了他,跟谁都可以~?除了我,还有谁?呵呵,是不是跟Lancer也可——」




 


「啪、!」


 


满口污言秽语的,真叫人听不下去啊,Archer。


凛撑起虚弱的身子站起来。她只有吃力地踮起脚尖,才能顺利地给到他这记响亮的耳光。


 


我的眼泪和处子血,真是白流了。


给条狗,也好过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当下,凛的内心反而十分平静。


眼泪反正是流干了的,不会再有。


这种状态,大约可以归结为:哀大莫过于心死。


 


「你去吧,Archer。」凛也笑着说。


 


「去杀死卫宫士郎。想杀便杀,杀个干干净净的,才是最好。」


 


「凛,你……」


Archer显然没料到凛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猜不透她的用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茬,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是不是杀了他,便不会有你了,嗯~?」


「……凛~,我——」


 


凛的嘴唇泛白,面上没有什么血色。笑容亦是同样的惨白,比唇色更加瘆人。


 


「啊~去杀了他吧,Archer!替我杀了他!」


「他死了,便不会再有你了!」


「没了你,我便不会再痛苦了!哈哈哈——」


 


凛一步一步地走向他,逼视着他。


 


想不到,她这副单薄身子,竟也能有如此的压迫感。面对这样的她,Archer头一次感到了害怕。


 


凛想迈大步子迅速走到他跟前,胯间撕裂般的疼痛感,令她在将要踏出第一步时,蓦地腿软了。左脚又不争气地给右脚使了个绊儿,导致一个趔趄——幸而,Archer及时上前来,捞住了她。


 


凛是想拨开他伸过来的手的,可她,确实孱弱得使不上任何力气了。


 


Archer就势托住她坐到了地上,让她靠在他的肩头,环抱住她。


 


「混、混蛋Archer……」


「傻瓜,你别说话了。」


 


Archer亲吻着她头顶的发丝,将她圈得更紧了些。


 


啊,什么玩意儿~!混蛋!


随随便便地强|||奸了人,又说出了那样羞辱人的话来。现在又这么黏糊糊地抱着人家,想好就好,想虐就虐。我是你的玩具吗?!


 


凛使尽她全身所剩不多的力气,摸准Archer大腿内侧一块肉,狠狠地掐了下去。


 


「嘶——嗷!凛!」


 


这下子,可真是够呛。


Archer低下头来看她。哦呵~有力气掐我了,身子,好些了?


 




「混蛋Archer,你、你给我听着——」


「嗯啊,我听着吶,您吩咐——」


 


「少小瞧人了~那种事,要不是因为,对象是你的话……你以为,你以为,你能那么轻易地得手……」


「我才不是,随便人,都可以……」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了啊,傻瓜。


那种事,我当然知道了。


办事那会儿,你要是也能这么坦诚的话,不就好了吗。


 


还有啊,凛,你这么弱的身子,可不行吶。


这才三个回合呢。往后,我们还有好多好多次,你这会儿就在我怀里睡着了,可怎么办呀。


 


Archer笑得不能自已,笑得眸中泛起了盈盈水光。


他将他的面颊紧贴着她的,同她一道闭上了眼。


 


他真的需要小睡一会儿了。他和她,在这个昼夜之间,都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总得好好恢复恢复体能,才有气力,思考未来。


 


未来。他,还会有未来吗?


 


——会的吧。


 


闻着她清甜的吐息,他从未如此地确信过:


 


他怀中紧抱的——


 


正是,他的未来。














---END---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very想打自己写的Archer啊~~~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