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瑟莱】Find you(多肉慎入)

legolas:

·中文版和英文版的有出入,细节有一些改动但是不大,看过之前的英文版的可以直接找后面的图看肉了QWQ


·强迫症的福音。都是中文除了少数称呼觉得用英文比较好之外


·nc-17.亲情向勿入。肉的字数反正不太少orz有耐心慢慢看吧。


Find you


 


 


“没人知道他是否会回来。”辛达族善于吟唱的低沉迷人的嗓音伴随着多卫宁流淌进酒杯的声音进入伟大的精灵领主爱隆王的耳中。


 


所有能用来安慰的话语已经在六十年间说尽,爱隆王只能静静的听着友人诉说着对爱子的思念。


 


瑟兰迪尔又一次梦见了他的独子推开一扇扇门,回到了他的身边,他能清楚的看见年轻的精灵背上弓箭的纹路和剩余不多的箭矢,同时他也无比清醒的意识到这不过是个梦。


 


“……我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场梦。”当瑟兰迪尔吐出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爱隆王能明晰的感受到空气里已完全弥漫着哀伤,他非常了解那种永远没办法用语言描述的伤痛,不,应该说他要更加悲伤,因为他的爱女已永远的离开了他。


 


莱戈拉斯身挎着他最喜欢的弓箭骑着马,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子民和他的矮人朋友金雳,他四处打量着和密林极为相似的,他的国王新选的领土。


 


不知为什么,莱戈拉斯总有一种自己不过还是那个有些天真的林地王子,自己只不过是带着人出去狩猎捉到了一个矮人现在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的错觉。


 


这错觉,或许是因这太令人熟悉的宫殿,或许是因这些太令人眼熟的面孔,又或许是因那太恼人的思念。


 


翻身下马,当直面着宫殿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好好对比,并且忍不住在心底对矮人大肆呼叫着宫殿的雄伟壮丽默默赞同,虽然外观看起来差不多但莱戈拉斯知道,他的国王,他的父亲一定又进行了一次扩建。


 


“从现在起,你们也将是这里的一员。”莱戈拉斯往上走了几级台阶,张开双臂,像个国王一样对着随自己西渡的子民说道——虽然他就是个国王,但仅限于在此刻之前,现在,他是密林的王子。“我相信他们会和西尔凡的精灵们相处的很好。”这一句是说给他身边嘀咕个不停的矮人听的。


 


当他和他的矮人朋友被禁卫队长带到会客大厅门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好像自己这胸膛并不是它的归宿一般。“哦!我的天啊!莱戈拉斯你还好吗?我的朋友。”金雳敏锐的发觉了莱戈拉斯的异样,关切的问道,但换来的只是一个小幅度的摇头和噤声的手势,好心没好报,该死的高傲的精灵,小心眼的矮人不介意在心里大肆腹诽他最亲密的朋友。


 


悲伤的气氛透过雕花的大门蔓延在莱戈拉斯的周围,他觉得这个时候他绝对不需要再遵守什么精灵的繁文缛节,让那些礼数都见鬼去吧!梵拉在上,请原谅我的无礼,莱戈拉斯一边在心底祈祷一边在禁卫队长诧异的目光注视下推开了那扇门。


 


“并不”,莱戈拉斯扬起他自认为最美的微笑,向着他的父亲,“我回来了,尊敬的国王。”他将手放于胸口,缓慢而郑重。


 


感谢梵拉,但愿这并不是一场美好而易碎的梦,瑟兰迪尔同样将手放在了他心脏的位置,精灵间的拥抱总显得那么内敛而疏离,但这对久而未见的父子来说却显得那么珍贵。


 


“额…我并不想打扰你们,但这还有个矮人不是吗?”金雳看了看他的朋友,又看了看那林地的国王,然后又把视线转向并不愿打扰这氛围的爱隆王的身上,最后清了清嗓子说道。


 


莱戈拉斯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拍了拍他友人的肩膀,“抱歉.”


 


“白树之国的陛下已经长眠在那墓园”,同样以精灵的礼节拥抱爱隆王,莱戈拉斯才缓缓说出这令人难过的消息,圣白树的花又开落一朵,他仿佛又看见那个将年轻时的俊美,壮年时的骁勇,老年时的睿智与尊严,交织在一起的阿拉贡。


 


没人愿意去打扰一位精灵为他的友人默哀,唯有偶尔从窗缝间透露的跳跃的阳光,游走过这沉闷的悲伤。


 


兴许是觉得自己的哀悼过于长久,莱戈拉斯加快了语速,“我并不想为你带来暮星陨落的消息……”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叠印着伊莱纳花与妮富雷蒂尔花的信,爱隆王有些激动的半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一言未发只是大步的走过去,用他修长而带有薄茧的手指来回摩挲着爱女的来信。


 


自觉站了好几个钟头的矮人有些不耐烦的用手肘戳着精灵王子的小腹。“不管什么时候矮人还是一样的不懂礼貌。”精灵王将他的酒杯放回桌上,带着一丝讥讽和轻蔑说着,但眼神始终未落到那在他看来脏兮兮的只适合打入地牢的矮人身上。


 


Ada!你不能这么说我的朋友,莱戈拉斯本想脱口而出的话因为爱隆王的动作而压回口中。


 


智慧的领主将手搭在矮人肩上,“我想你并不介意让我来代替你接待你尊贵的客人吧?”然后他转身看了看并不想对此作出任何评论的这里的真正的国王,做了个告别的手势,拉着早就不耐烦的矮人走出大厅,将独处留给急需交流的父子。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我的儿子。”最后将沉默打破的还是这里的国王,瑟兰迪尔又为自己斟上一杯而后靠进他柔软熟悉的坐椅,用他惯有的腔调问着他在外漂泊百年才归来的独子。


 


听了国王的话,莱戈拉斯像才按下开关的机器开始运转,一步一步走向他的国王,坚定而缓慢,似乎还有些沉重,不过几米的距离似乎要走上好些时候,不过精灵最不在乎的就是时间的流逝,所以即使走的再慢一些又如何呢,就像有些爱情的结果来的再晚又如何呢。


 


莱戈拉斯将自己的唇贴在那曾被恶龙灼伤的脸颊上,不带有任何情欲,及其虔诚的烙下细密如三月雨一般的吻,“也许,我只是一个正在试图理解你的朝圣者,我的王。”


 


瑟兰迪尔闭上那闪烁着无数微光的没有任何宝石能媲美的双目,安静的享受着他的朝拜者虔诚的进献,“要了解一个男人你需要付出很多,你能理解吗,我的小王子,我可爱的绿叶。”无需刻意压低便能挑起众生的情欲,该死的辛达精灵的嗓子,莱戈拉斯被撩的无处可逃于是只能在心底咒骂,但他忘了他自己也是个辛达精灵虽然他不愿承认。


 


“是啊,所以我愿意献出我的所有去了解你,我的主,我的王,我的瑟兰。”没人能抵挡得住年轻的精灵的深情的告白,即使是密林最伟大的国王也不能。


 


瑟兰迪尔把玩着爱子的发尾,就像莱戈拉斯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想到这里,他想看一看这可爱的小家伙了,于是那双缓缓张开的眼眸里便倒映进另一片星辰,哦,梵拉在上,这绝对是世上最美的画卷。


 


“我找到你了,我的绿叶,我的儿子,我的挚爱。”低沉的情人之间的蜜语被揉进了些难以言喻的悲伤,莱戈拉斯无比的自责,“现在你永远的找到我了,我再也不会离开您了,我保证。”但愿这话语能填补上瑟兰迪尔满是疮孔的心,哪怕一小块也好。


 


这是可以说是莱戈拉斯生命里最重要的誓言,他向梵拉起誓,他再也不会离开他的王,再也不会让这可怜的父亲为他的儿子担惊受怕,再也不会让他的爱人再一次承受失去挚爱的痛苦。







ps(你话咋这么多):我就是想问问炖成这样的肉你们喜欢吃吗……不知道放在最后一句有没有人能看见orz

评论

热度(185)

  1. 苏沐橙legola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