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声嘶力竭》

艳酒灼骨:

» CP Thranduil×Legolas.


» 虐 BE 仅剧情 务必慎.


» 自行梳理内容 看不懂请私阿骨.





» 做后妈也要做的美艳。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这是Legolas近期最怕听到的一句话。


  单句循环,辗转不休。


  在梦中反复,最后连现实也总有这句话在发声。


  似夏日里聒噪不歇的蚊蝇扑朔声,回荡在耳边,顺着神经漫进大脑,再遍布其中角角落落。一次的嘶吼,再数次的回声,每一下都在冲撞着他的神志。


  每次入睡都让他想要抱头尖叫,再失声痛哭。


  左胸那块好疼。Legolas每次梦醒后都会这么想。


  他随后会神经质地捶打着床板,不顾疼痛不顾劝阻,宛若这声音能够破进泥泞的厚土,寻找到早已破败的枯骨。


  Legolas在挣扎的最终会无声地坐着,再慢慢滑倒在床上,最终无法抵抗地再次进入到他惧怕的梦境。




  无梦,好眠。


  Legolas醒来时,Thranduil正捧着一本厚重而陈旧的书本看得入迷。Legolas拉着被子转了身,角度恰好,能看见阳光透过窗户被筛得分离,也能看见光下的金发精灵的睫毛影子长而卷翘,随着Thranduil眨动的眼皮而摆动。


  唉。他徐徐叹气。


  Legolas很羡慕Thranduil常有的闲适,却也讨厌Thranduil少有的忙碌。


  因为Thranduil会忙碌得忘却情网,而沉浸在繁忙公务间。


  正如此时,Thranduil在为国家的基础之上补充其文化的基础。却不是倚靠在床头,左手托着下巴,右手玩.弄Legolas的长发。


  Legolas盯着Thranduil的唇——似乎在跟念,唇微启又闭合,反复如此。


  他就想起了Thranduil很久以前对他讲过的一句话: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此言不虚,也端得妥妥事实。


  Thranduil是王,偌大王国的主宰者,从头到脚都归着王国所有了,而倾尽望不到头的数千年,到最后他也不过是面容仍旧绝美,内心已如濒死的人,无归宿无终极。


  Legolas如是想,心便沁出了心酸,也产生了抗拒。


  思想纷乱间,他还是披上了外袍,下床走到窗边一把拉住Thranduil的手往外跑。


  “Greenleaf,现在还太早。”Thranduil惊呼,纵使他错愕万分,却还是依着Legolas走了。 
 


  晨间露水顺叶脉缓缓加重力度折压绿色,又顺着弧度安然滑落,在空中张弛再收缩,最终滴落在地面上,迸得四溅,分离的小水珠在微光下折射出了两个在奔跑的精灵的灵动景象。


 


  不远的路程让两精灵都没有喘得粗重,他们最终停在一棵与Thranduil差不多同岁的老树下席地而坐。


  “Ada。”


  “嗯,我在。”


  “能不能为我讲述你以前的故事。”Legolas用下巴抵着合并的双腿膝盖,微侧头去看Thranduil。


  Thranduil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又笑得可媲美于明媚阳光般灿烂,他微启了薄唇,说道:


  “我曾经上过一场大战争,黄沙纷扬,迷人清眼。十万精灵大军远远不够抵抗叛乱的矮人一族与其勾结成伙的半兽人、巨鹰恶熊。但我无法退后,只得尽量远离他们的包围区,减少伤亡数量。因为援军,需要一个半月才能赶来。”


  “Ada……。”


  Thranduil抬手阻止了Legolas发话,紧接着又伸过去揉了揉Legolas的发顶,他继续悠悠地说道。


  “敌人知道我们的援军一时半会儿来不成,于是就提早发起了进攻。我拨了一万个精灵组成敢死队,由我去领导。——那时,矮人的灵巧程度与骁勇善战是你所不能想象得到的。而战争它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个晚上还没有完全天明,我们就失败得只剩百余个精灵了。”


  Legolas错愕地瞪大了眼睛——他所想要的故事可不是这种令人悲怀的故事啊。


  “Ada,不,不要说了!”


  “Legolas,让我说下去。”年长的精灵厉声说道,随即又软化了语气,将Legolas拥进了怀中。


  “后来,我精疲力竭。可是敌人紧接着就又打动了第二次的战争擂鼓,身心俱疲的我还是拖着病体上了,却酿就了大祸。我失神间身后杀气猛至,直接破过我的后心穿体而过。我当时从马身上摔下来,想得却是——Legolas。”


  Legolas越听越激动,最后竟然失声尖叫。“啊……!Ada,我求求你,不要了,不要再说了!”


  “我当时躺在被血色浸染过的土壤上,胸口是出了头的利箭。我却感受不到疼痛,也不想去想我以前想过的梦。可我害怕,但是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我努力地想,努力地回忆,却发现,在我要失去生命的前一刻就想出来了,可下一刻我就昏沉睡去了。——我在害怕Legolas的未来。”


  Thranduil边咬牙切齿地描述着边摁着Legolas的头狠狠地往心口去,那般模样,像极了要把Legolas记在心中,精细雕刻,永不忘记。


  Legolas并不想哭,但是眼泪却突破了眼眶这个桎梏,流个不停。他被拥在怀中,耳边是熟悉的呢喃,他却害怕极了。


  终于,当他听到Thranduil恨声说:“What are you looking for?”时,他再也忍不住,像一个婴孩般痛哭出声。




  而下一秒,梦醒了。





  又是那个熟悉的天花板,花纹繁复像个迷宫望不见终点。


  Legolas这时才想起自己躺在Thranduil的房间里,睡得是Thranduil的床,用的是Thranduil的东西,连袍子都改做成了银色。


  Thranduil战死了,在继五军之战后几千年间的最大战役中。


  Legolas成功继位,却总是觉得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仍旧是他的王,Thranduil。


  他闷哼出声,泪水划过他的脸颊。


  他再一次闭上眼睛,果不其然,又有那一句缠他不休的话: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这一次,他一定会声嘶力竭地喊回去:


 


  “I am looking for My lover,Thranduil.”



FIN.


Written By 艳酒灼骨


ORZ我要开学了,大概这是最后一次更新,开学后就是周更了,但愿你们不离开我!


这是某个妹子说的要虐叶子。于是我就试了试。别当真,我瞎写的。


喜欢的妹子点个喜欢和推荐吧,瑟爹秒秒钟复活给你看!

评论

热度(90)

  1. 苏沐橙杀尽春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