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谁家姑娘依旧笑春风

夭叶舒华:

花了我一天的时间,终于写完了。


总觉得把云秀给写歪了,云秀我对不住你,新杰大大我也对不住你,把你的媳妇写得如此暴躁,顶锅盖跑。


大家凑合凑合看吧,不嫌弃博主文笔渣,OOC严重的话就随便打个赏呗。








楚云秀,烟雨坊的主人,武林中艳名远播的美人。


虽然武林第一美人早已被公认为是苏沐橙,然而一来苏沐橙已经名花有主,二来,即使是苏沐橙也楚云秀没有那般妖娆妩媚的风情吧,三来,楚云秀身为烟雨坊——武林中最著名的青楼的主人,世俗间对她的看法难免沾染上私人情绪。


每年拜访烟雨坊只为一亲芳泽的武林人士也不在少数,只可惜谁都没见着楚云秀的面,反倒是被大掌柜,李华“客气”的请了出去。


久而久之,楚云秀的名声一天比一天差,她豢养了十多名眉清目秀的男宠的流言也在不经意间四起。


苏沐橙倒是为她鸣过不平:“秀姐姐才不是那种人呢,分明是有人刻意败坏姐姐的名誉。”


“我无所谓啊。”楚云秀斜倚在美人榻上,浑身软的竟似没骨头一样,一双雪白的莲足就这么大刺刺的暴露在空气中,香肩微露,浑身不自觉的散发着一种勾魂的气息。随手拈起一块桂花糕,楚云秀单手支着下巴,颇为玩味的看着好友气鼓鼓的脸颊:“说起来沐沐果然是武林第一美人呢。”


“唉?”


“不知亲上去的感觉怎么样呢?”目光落在苏沐橙红润的唇上,楚云秀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噌。”犀利的破空声传来,楚云秀反应也极快,反手把头上的簪子就甩了出去,两样暗器在空中相遇,发出轻微的碰撞声,然后,同时坠落到地上。


“叶修!”楚云秀磨牙,“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呵呵,哥什么时候是英雄好汉了,我怎么不知道?”珠帘一阵晃动,一个懒洋洋背着伞的男人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明明是毫无干劲的面孔却让人直觉危险。


楚云秀在心底吐血,遇上这种厚脸皮的家伙,她只觉得……无力。


“还有,胆子不小,对哥的人都敢下手了啊。”


“即使如此,你又能拿我怎样?”楚云秀傲然的抬高下巴,没错,她楚云秀可是他叶修的心头宝的闺中密友,就冲这点,叶修就不得不给她这个面子。


叶修看着她,突然笑得一脸诡异:“楚云秀,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苏沐橙闻言,有些不可思议的挑高眉,而楚云秀颇为不屑:“这年头,还有比你心还脏的家伙吗?”


叶修大笑:“那难说。”


“沐橙,我们该回去了。”


“唉,可是……”


叶修不由分说的揽过还想继续看戏的未婚妻的腰肢,扭头向门外喊道:“兄弟,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我去,门外有人?楚云秀一惊,就算是因为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也不会如此大意。


只有一个解释,对方功力比她高而且特意收敛了气息。


美眸瞬间向帘外看去,只可惜,由于有珠帘的阻挡,楚云秀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人影。


这个身形,怎么看怎么眼熟啊……


就在楚云秀凝神回忆在哪儿看过这身形时,一只手撩开了帘子。


楚云秀微微一怔,那双手很好看,修长而又骨节分明,是很适合握笔又很适合握剑的手。


跟着,一个打理得一丝不苟的人就踏入了这间属于楚云秀的闺阁。


 


 


 


四目相对。


 


 


 


 


“啊啊啊啊啊啊!!!”楚云秀很难得的,如此没形象的爆发出这样的悲鸣声,声音之尖锐让趴在房顶看好戏的两人双双皱起了眉头。


“太吵了。”叶修捂着苏沐橙的耳朵嫌弃道。


“确实。”苏沐橙点点头,很肯定道。


“我去,之前怎么不知道云秀这么吵啊。”


“被吓住了吧。”


苏沐橙相当无语的看着四周,好家伙,武林中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都寻了隐秘的地儿在干着相当令人不齿的事儿。


偷窥。


好吧,直觉告诉自己,这跟护在自己身后的这个男人绝对脱不了干系,她挑眉无声的询问:怎么回事。


叶修露齿一笑:恩,一不留神就说出去了。


一不留神,当自己认识他几年了,没好气的瞪了叶修一眼,苏沐橙再度趴回原处。


屋里的两人陷入了一种大眼瞪小眼的状态,最后,由进来的那个男人打破了沉默:“我要是你,我现在会去把窗子关上。”


敏锐的往外扫了一眼,看见了几个还来不及缩回去的脑袋。


很好,叶修,我们这个梁子结大了!楚云秀恨恨的咬牙,然后赤足走下榻,触到窗户的一瞬间,足下猛然发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出窗外。


然而她快,那个男人更快,手一抖,一条乌黑的长鞭自袖底窜出,卷住她的纤腰,往后一带随即再以巧劲合上了两扇雕花窗,组绝了窗外所有的探寻的目光。


毫不怜惜的被摔到地上,楚云秀用力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恨不得拿眼光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来。


“张新杰!”楚云秀愤恨的大喊,“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你、你这是做什么!”先声夺人,就是自己不对也能在气势上把对方打压下去。


不对,自己哪有不对。


张新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坐在地上努力指责他的女人,撇撇唇冷酷的笑笑:“楚姑娘,若我们真的无冤无仇,你刚刚何必急着逃走?”


楚云秀语塞,然后开始强词夺理:“我,我哪有逃,我就是不想跟你待在一间屋子里,怎么,不允?”


张新杰毫不在意的点头:“既然如此,楚姑娘直说便好,无需跳窗。”


“哦,那么,张公子,我不想与你待在一间屋子里,请你离开。”


“晚了。”


这个是江湖中的四君子之一的张新杰?楚云秀被气得一阵目眩,老天,这模样,哪里有半分君子的气度?分明就是一脸的无赖样。


楚云秀跺脚:“好,你不走,我走!”说罢,提着裙摆向珠帘外走去。


然而,在经过张新杰时,一只手迅速扣住了她的手腕,那掌心灼热的温度烫的楚云秀一颤,连神智都有些恍惚。


“衣冠不整的,你想去哪里?”不知是不是错觉,张新杰此刻竟有些“咬牙切齿”?


衣冠不整?楚云秀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好吧,衣衫的确轻薄了些,唔……鞋袜也没有穿,发髻因为簪子被自己当暗器用了所以显得有些散乱。


但是离衣冠不整还有些……还有些差距吧。


楚云秀一惊,意识到自己居然跟着他的思路走了,急忙收敛心神,用力的甩开张新杰的手:“即便如此,与你何干!”然后举步欲走。


张新杰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他已经找了她两个月了,这次找到了哪可能那么好说话。


“云秀,”他唤出她的闺名,引得楚云秀心脏一阵不自然的跳动,“我们好好谈谈。”


混账,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唤她的名字,她与他很熟吗!“我们,能有什么好谈的。我要出去了。”


“好啊。”张新杰居然就这样挪开了身子,在她原先倚过的榻上坐下,“我等你回来。”


楚云秀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要不要如此的无耻?


但是出去……楚云秀必须承认,她这一身她还真没勇气踏出这道珠帘一步。


思索半响,楚云秀不情不愿的抱起手臂站到张新杰身前:“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跟我来,听听你要说什么也无妨。”


张新杰跟着楚云秀来到一间密室。


“很好,”张新杰环顾四周在一张凳子上坐下,点头,“那我们,就来谈谈两个月前的事吧。”


“那件事,我以为我们已经两清了。”楚云秀脸色微变,尽可能的淡然道。


两个月前,是一切孽缘的开端。


她楚云秀的名声的确不够好听,但那些都只是流言导致的,武林的大门大派也不会因此而刻意看轻她,该邀请她的还是会邀请她的,毕竟,烟雨坊在武林中的影响力绝不是简简单单一家秦楼楚馆可以比得上的。


那日,她参加完蓝雨山庄的试剑大会后,回烟雨坊的路上遭到暗算,对方有备而来,使用的是极其下三滥的手段——下药,性子最烈的药。


她可是烟雨坊的主人,怎能被那些宵小欺辱了去?她自不愿屈服,寻了一个空档逃了出去,然后意外的逃到一间客栈,误打误撞间进了张新杰的房间,被他所救。


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救”。


她在第二天醒来后,仓皇的逃离,却不想引得他两个月来的追寻。然而狡兔有三窟,烟雨坊也许别的没有,只有情报这方面在武林组织中独树一帜,接到张新杰来的消息便利用暗道避开到另一处宅子去。


也曾暗暗唾弃过自己的懦弱,明明这种事她帮坊下的女子处理的在多次不过,为何摊到自己身上又如此举棋不定?


“很显然,那只是你以为。”张新杰静静地道,“云秀,我不认为我们结束了。”


豁出去了,楚云秀心想。她握紧拳头,瞪着张新杰,苍白着脸一字一句的问道:“还没结束么?张新杰,那晚你救了我,我也把身子赔给了你,你还想要什么?”


心如刀割,这个男人一步步的紧逼,非要她说出这句话,逼她把自己最后的自尊奉送上给他践踏吗?


“云秀,我要的……”张新杰无声的向楚云秀摊开掌心,“是你。”


楚云秀闻言,倒抽一口凉气,若说刚刚她的脸色只是苍白的话,现在的脸色就是惨白。蹬蹬蹬的倒退三步,楚云秀瞪着眼前的男人,难以置信的发出尖锐的质问声:“张新杰,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我很清楚。”


“清楚个屁!”情不自禁的,楚云秀爆了粗口,那不文雅的用词让张新杰皱眉,“张新杰,你搞清楚,老娘不会给你做妾!”


再好的脾气都要被她气出火来,张新杰眼眸微眯,嘴角勾出冰冷的弧度:“楚云秀,只要你现在点个头,明天我绝对三媒六聘绝不含糊送到烟雨坊上。”


楚云秀要哭了,她考虑着夺门跑路的可能性,但想到她和张新杰的武力差值,估计这么做的下场是被他再抓回来一次,于是楚云秀决定和张新杰“讲道理”:“张公子,你看,你是霸图的副帮主不是,又生的一表人才,仪表堂堂,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实在不行,我们烟雨坊的姑娘您看上哪一个,您跟我说我绝对不心疼,何必跟我这么一个在风尘中的烟花女子纠葛不清呢?”


“当真?”


没想到张新杰真问了,楚云秀一呆,然后猛点头,至于心底的酸楚与惆怅被她刻意的去忽视。


“那么,就楚云秀吧。”


楚云秀终于暴怒:“张新杰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吧!不要再纠缠老娘了,你听不懂人话啊!你那套礼义廉法不要套到我身上,我就一婊……”余下的话被云秀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她惊恐地看着定制的精铁做的桌子在张新杰的指力下一寸寸的凹陷。


突然张新杰起身向她走来,明明依然是张面无表情的脸,眼眸深处却跃动着两团明亮的火焰,看得楚云秀一阵心慌。她以为他要动手打人,下意识的闭了眼。


并没有想象中的动手,她只是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云秀。”她听到那个男人,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我并不,在意那些。”那些流言那些诋毁她名节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他只记得那晚楚云秀仰头望着他宛若被猎人追赶的幼鹿般慌张无助的眸子。


她怔在原地。


那个男人,以一句话便直至她内心的最深处,震慑住她的灵魂,


不知何时那个男人松开了她,她却依旧无法动弹,直到张新杰怜惜的拂过她的脸颊,她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泪流满面。她慌慌张张去抹,仿佛这样就能湮灭她流泪的事实一样。


“张新杰,你个混蛋。谁管你在不在意啊,你走,我不要再见到你了。”眼泪越抹越多,嘴上却毫不停歇的一直在骂,还伴随着时不时的呜咽声。


把这个嘴上骂个没停的女人抱在怀里,张新杰终于安心的叹了一口气,这种祸害还是自己收好算了。


 ————————————————————————————————


“张公子到底和秀秀发生了什么啊?”楚云秀和张新杰进了密室后众人等了一会没见到再有动静就散了,叶修和苏沐橙也只是多等了一会罢了,觉得肯定等不到了后两人也无奈的撤离。


“我怎么会知道。”叼着根糖葫芦,叶修含糊不清的回答。


“你不知道你就放他进来,万一是心术不正的家伙怎么办?”苏沐橙显然对叶修的回答很不满意,瞪他,可惜一手拿着糖人,一手拿着风车,实在抽不出手来锤他。


叶修笑:“哥的眼光怎么会那么差。”


骗不了人的,提到楚云秀时张新杰眼底的光,那是全世界的珍宝堆叠到一起散发出的光芒都比不上的,浅浅的,温柔的光,沐橙又不是男人,怎么可能会明白?


若非如此,他哪可能那么快得下决定劝说李华放他进烟雨坊?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