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一篇单纯的【被电影刺激了以后求自我治愈的】密林父子肉文

我和ada不得不说的事:

前面大概是熊叶子在外面玩够了半夜回家钻进大王房间,大王惊讶之余和儿子用肢体语言交流了一下感情。第二天王子出现震惊了众精,晚上密林举行盛大的宴会欢迎王子回家,大王照例提前回到寝宫,给叶子留下和朋友们相处的时间,但叶子没留多久就去找大王了。


 


莱戈拉斯快步走向国王的寝宫,门口的侍卫向他行礼,他颔首致意,侍卫们眼中闪过讶异,又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他恍然想起,以前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举动。没想到不过短短十几年,自己就发生了这样的改变,密林却还是他刚离开时的样子。


未曾改变的,还有他的父亲。莱戈拉斯踏进寝宫的时候,他正为自己倒上一杯多卫宁,听见他来了,就着还未放下的酒瓶又倒了一杯。


“Ada……”


精灵王没有回答,只是把酒杯递到他面前。


莱戈拉斯接过,父子两人轻碰一下。莱戈拉斯一饮而尽,芬芳的液体带着辛辣流入腹中,醇厚的回味在舌尖流转,似乎从胸口到四肢都得到了慰藉。


“这酒,还是一样的好喝。”


瑟兰迪尔笑了,火光映亮了他的双眼。


“这是那一年酿的酒,现在刚好是品尝的时候。”


莱戈拉斯知道,“那一年”就是他离开的那一年。对精灵不过一瞬的年岁却可以把新醅变成陈酿,也让离巢的雏鸟倦飞归巢。


“Ada、我……”


他明明有许多话想说,旅途的艰辛,异国的见闻,在那些昔时的同伴面前,他侃侃而谈,而面对他最亲密、最渴望向他倾诉的人,反倒什么都说不出了。


而瑟兰迪尔,他的父王,只是为他斟满酒,温柔的看着他,仿佛他什么都可以说,也什么都不用说。


他忽然不想再面对这样的眼神,一如他离开那天不忍面对他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任性伤了他,却不敢想伤他有多深。十几年的岁月非但没有让愧疚淡去,反而把他刻意忽略的东西一遍遍刻上他的心头,直到他再也无法视而不见。回来的路上,他曾无数次设想过可能受到的责罚和冷遇,这或许会让他的自责减轻些许,但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不会,因为那是他的家。


他放下酒杯,单膝跪地,捧起国王的手。


“我的王,我的父亲,请您宽宥我的过错……”


瑟兰迪尔轻叹一口气,单手拉起他搂进怀里:“莱戈拉斯,放下你的自责。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的孩子,你永远是密林的骄傲。”


莱戈拉斯把头埋进父亲的胸膛,闭上双眼贪婪的嗅着熟悉的气息,这一刻他才觉得,真的回家了。


瑟兰迪尔抚摸着和自己一样的金发,亲吻他的额头和眼帘。


“Ada……”莱戈拉斯喃喃念着,仰头追上国王的唇瓣。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他的心悸动不已,尘封许久的身体再度躁动起来。他的双臂像藤蔓一样缠上父亲的脖颈,迫不及待的加深这个吻。


瑟兰迪尔一手仍擎着酒杯,却舍不得松开怀中人,鲜艳的酒液泼洒出来,染红了莱戈拉斯银白的礼服,此时却无人去顾及那些衣料有多昂贵。灵巧的小舌带着急切和试探轻撬他的唇齿,瑟兰迪尔张开口,任他的儿子借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愧悔和思恋。


莱戈拉斯紧搂住父亲,执着的邀他与自己共舞,而他的王也终于回应了他,用更霸道的力道扫荡他的口腔,狂热的卷缠吸吮让他满足得战栗,却也勾起了更深的欲望。


一吻结束,莱戈拉斯用湿润的眼睛看着瑟兰迪尔,他粗重的呼吸让他心中升起小小的快意,他猛一用力,把他的王推倒在身后的床榻上。铛的一声,金制的酒杯掉在地上。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刚直起身,顽劣的小精灵已经跪在他面前,撩开衣摆托起半硬的巨物含了进去。


快感攫住了瑟兰迪尔,那孩子埋着头努力吞吐着,寻找着最能取悦他的部位。莱戈拉斯本并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今天却做到了这个地步。他疼惜的抚摸儿子的面颊,其实不必如此,他虽有伤心和怒气,但早在看到儿子平安归来时烟消云散,一位父亲怎么会记恨自己的儿子?


“呜……”口中的硬物又涨大一圈,莱戈拉斯呜咽出声。


瑟兰迪尔忙把他拉起来,怜惜地抚摸他红肿的嘴唇。莱戈拉斯却微笑着给他一个吻,起身脱去了自己的衣服,侧身在榻上躺下。


“Ada,惩罚我吧,用您的权杖。”


瑟兰迪尔无奈的笑了,这调皮的孩子总是知道什么最能挑动他的神经。他分开他白皙的双腿,缓慢而坚定的挺身进去。莱戈拉斯咬着下唇忍耐最初的疼痛,在国王完全进入时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精灵王关切的看着他的神情,在他眉头舒展后才开始缓慢的律动。


莱戈拉斯攀着父亲宽厚的肩膀,看着他如海一般的眸子低笑:“这远远算不上惩罚呢,我的王。”说着收紧身体,引来王的一声闷哼。


瑟兰迪尔的眼中闪过危险的光彩。


“你在玩火,莱戈拉斯。”


“那就让你的火焰燃尽我吧。”


瑟兰迪尔深吸一口气,陡然加快了速度。


快感夹杂着些微的痛楚如潮水般涌向全身,莱戈拉斯难耐的仰头呻吟,修长的颈项拉出完美的线条,瑟兰迪尔情不自禁地吻上去,留下一个个红痕。然而勉强找回呼吸的小精灵还在倔强的坚持着:“啊、不够,Ada!还不够……”


“你就真的这么想让我惩罚你吗?”


回答他的是夹杂着喘息的破碎词句。瑟兰迪尔勾起唇角,他撤开身,把怀中人翻个身,摆成俯身跪着的姿势。


“Ada?”


莱戈拉斯回头,视线越过红润的眼角看着他的父亲,下一秒,滚烫的硬块再次贯穿了他。瑟兰迪尔边动作边俯下身,修长的手指一路抚过他的锁骨、乳尖、肚脐,激起一串火花,直到他硬挺的下体。他含着小精灵的耳朵尖道:“听你过说人类惩罚孩子的方式……不如我们来试试。”


莱戈拉斯混沌的头脑还来不及反应,身后的疼痛就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刺穿他的神经。待他明白发生了什么,父亲的手掌已经几度落在他的臀上。


“呜……”


这样的惩罚方式让他感觉羞耻,但更羞耻的是还含着瑟兰迪尔硬物的难以启齿的部位竟躁动起来,随着掌击紧缩着,把入侵者引向更深处。


“Ada!呜……Ada……”


“要我停下吗?可是你好像很享受……”


瑟兰迪尔说着律动起来,动作不快却很强势。掌击时不时的落下,疼痛的刺激却反而让快感加倍,莱戈拉斯浑身颤抖,摇头呜咽着无意义的词句。


瑟兰迪尔误解了他的意思,握住他的腰侧加快了速度,不再折磨已近红肿的臀瓣。


敏感处被反复摩擦,却还是觉得不够。莱戈拉斯扭动身体迎合身上的人,却怎么也找不回方才的感觉,他哭喊着终于从被情欲烧融的脑中找回的零碎词句。


“Ada!别、别停下……”


“你还是这么任性……”


莱戈拉斯并没听清瑟兰迪尔的话,可他的要求很快得到了满足,令人羞耻却又兴奋的刺痛随着体内硬物的深入一阵阵侵袭,奔流一般涌向四肢百骸。他难以自抑的仰头尖叫,在前所未有的顶峰中释放。瞬间的紧缚让瑟兰迪尔再也无法自持,将全部的热液注入他身体深处。


“呼……”两人瘫倒在榻上,这静谧相拥的片刻让人无比的安心。


“Ada……我爱你……”睡神降临之际,莱戈拉斯喃喃的说道。


回答他的是落在额角的轻吻。


“我也爱你,我的儿子。”

评论

热度(62)